生活美文

  •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看着林三成熟稳重的脸,想着这两次紧急时刻他挺身而出帮助自己的模样,心中除了感激之外,竟然隐隐有些其他想法。 三哥是个可靠的男人! 看着林三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张雪俊俏的巴掌大的小脸滚烫,羞赧的开口道。 “三,三哥别看了,怪羞人的,赶紧按吧。” “啊……好,好,我这就按。” 张雪的声音将沉浸在美景中的林三唤醒,不过脑袋却还是不够清明,本能的抬脚上.床,在张雪呆滞羞赧的目光下,跪在了张雪的双腿下.面。 这姿势立马让张雪想起自己和老公赵建生活时候的模样,她慌忙起身,伸...

  • 我被柳芳芳逗的一乐,笑出了声,注意到柳芳芳脸上细密的汗珠,我才想到她其实也很辛苦,尤其是在以前,不仅要去会所管理着一大堆事,同时还要兼顾我的生活。 要知道,那时候的我在她面前就表现的跟一个真正的傻子没有什么两样,衣食住行,几乎全是她一手操办。 我问道:“芳姐,你来我家照顾我有多久了?” 柳芳芳从我手臂里挣脱出来,撩了撩凌乱的秀发道:“大概有四年了。问这个做什么?” ...

  • 看着张雪脸上的质疑之色消失,林三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他并没有说檀中穴会刺激荷尔蒙的分泌提高姓生活质量,这也是为什么在姓爱中男人摸抚女人胸.部会让女人兴奋的原因,不仅因为女人这里敏.感,更是因为姓爱中男人的摸抚刺激了女性荷尔蒙的产生。 应对完张雪林三继续按摩,张雪的倒水滴状精致的部位无论是手感还是观感都让林三大呼过瘾。 尤其是此时张雪涨满的部位,又大又圆,独特的手感让林三恨不得当即咬上一口。 ...

  • 曾因“打工十年入住毛坯房”登上微博热搜的95后女孩小莉,因为生活近况于12月2日再次登上热搜。今年7月,澎湃新闻曾对话过小莉。当时,她在周遭“女孩子不需要这么辛苦”“买房没用,都要嫁人的”的质疑声中,用十年打工的积蓄——28万元交了首付,住进属于自己的120平的毛坯房。有网友说,这可能就是“普通人从灰尘中挣扎出来,开出属于自己的花的过程。”12月2日,小莉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今年9月份她拿到了房产证,又于近期收到了家装材料,决定开始装修房屋。被媒体关注后,小莉的生活发生了不少变...

  • 新起草的《互联网广告管理办法》,要通过法规对处于强势或可能越界使用的技术手段加以规范,把更多的主动选择权交还给消费者。31条新规发布,预示着互联网广告或将迎来重大变化,有关企业的商业模式可能需要随之调整。 如果视频网站播放长达90秒的倒计时广告,不是会员也可以一键关闭,你还会购买会员吗?如果生活平台上的“达人分享”、免费的“专业测评”,被打上了“广告”字样,你会怎样想?如果明确告诉你,直播间里一直喊你“家人”的主播是在做广告,你还会毫不犹豫地下单吗?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就新起草的《互联网广告管理办法》公开...

  • 皮肤白如凝玉,身材也丰腴的恰到好处。 看的老林心痒难耐。 老林本以为对方是个年龄跟自己差不多的大妈,没想到,儿子找来的是个大美女。 之前不想与女保姆相处的想法,也消散而去。 就这样,小娇与老林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居住卧室,也就在老林隔壁。 自从丧偶,老林等于是禁欲了二十年。 是小娇的到来,重新唤醒在他体内隐藏了二十年的荷尔蒙。 对于小娇的姿色与身材,老林贪恋不已。 每当小娇在客厅忙碌时,老林都会在背后偷偷窥视小娇迷人的娇躯。 不过,老林敢做的,也仅仅于此。 他没胆子用强的。 直到有一回...

  • “怎么醉成这样啊?” 看到站在门口,醉的站都站不稳的刘丰,陈瑶赶紧上前把他扶住了。 哪料到,刘丰整个人都压到了她身上,把她身前柔软都压变形了,甚至隐隐的有点痛。 陈瑶今年三十二岁,是刘丰老婆的双胞胎妹妹,三年前,她老公不幸去世了,住在婆家,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 她今天到姐姐家串门,谁想刚好遇到今晚姐姐加班还没回来,更没想到会遇到姐夫喝醉了,这让她有点手足无措。 此时,陈瑶也没多想,便费力的扶着刘丰到床上躺下,准备帮刘丰把上衣脱了,擦拭身上的污秽物。 做完这些,陈瑶给刘丰盖好被子,刚准备出去。 ...

  • 房间里,吴雪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孤枕难眠,眼神中满是落寞色彩。 三十多岁的她,因为一直从事瑜伽教练的工作,身材保持的特别好,在加上一张天生的娃娃脸,肤白貌美,从外表看上去,和小姑娘没什么分别。 但就是这么一个极品尤物,私下里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烦恼。 自从几年前离婚后,吴雪便孤身一人带着女儿生活,在物质上她可以依靠自己,但是在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生理上的渴求,却不是她一个人能够解决的。 每到深夜,强烈的空虚感就像潮水般涌来,渴欲望得不到释放,让她每晚都过的特别煎熬。 寂寞的吴雪,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 作家黎紫书在最新长篇小说《流俗地》中以马来西亚锡都为背景,以一个被居民喊作“楼上楼”的小社会拉开序幕,述说一个盲女和一座城市的故事。小说以跳接时空的叙事手法,为各个角色穿针引线,每一短篇看似独立却又连续,全书以归来起始,也以归来结束,小城人物在生命狂流里载浮载沉。相比其他马来华语文学作家,《流俗地》并不汲汲夸张暴力奇观(如革命、种族冲突、家族纠葛等),转而注意日常生活隐而不见的慢性暴力。历史上,华人遭受二等公民待遇,女性在两性关系中屈居劣势,底层社会日积月累的生活压力,无不一点一滴渗透、腐蚀小说人物的生活...

  • 一轮玲珑的弯月挂在梢头,氤氲的月色透过树叶儿,洒在小冯庄的每一寸土地上,让整个小冯庄都好像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外衣。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天气依旧有些燥热。高仇虎躺在他的木板床上,手里拿着本新版的金瓶梅。一边扇着扇子,一边津津有味的瞧着。 高仇虎今年十九,长的又高又俊,就是皮肤有点黑。爹妈在几年前都相继去世,只留给他十几亩地和两间的土坯房。 不过高仇虎是出了名的懒,地也不愿意种,都让他给租了出去,虽然租费不高但勉强够他生活,从此高仇虎就变成了村里最闲的人。 “虎子哥,虎子哥。” 正看的来劲,门外边响起...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