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当前位置: 若初文学 > 最新文章
  • 可还没来到门前的,他就听到了路上两个人的闲聊。 说是老沈家的闺女沈芳芳回来了,原本她住南屋,南屋起火没地住,就借住孙晓芬那了。 这让牛壮很郁闷,原本还想着今晚跟孙晓芬干点啥快活事儿,没想到有人横插一杠子。 孙晓芬家是不能去了,牛壮只好回到自己家,躺在炕上靠脑袋去幻想……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牛壮提着草篮跟镰刀,正准备出门去割草喂牛。 可刚开门的,就看到门前站着个漂亮姑娘。 那姑娘可是真漂亮,大眼睛双眼皮,挺挺的鼻子红红的嘴唇儿。 身上穿着件卡通猫的紧身小T恤,被里面那东西给撑到紧...

  • 到了我这岁数,要真做了那种见不得人的事,那就晚节不保了。 可我却没想到,我不去想,机会却来的太巧了。 本来只是邻里相见点头问好的接触,却让我对这女人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这一切都要从她老公黄克伟说起,这两口子虽然刚生完孩子,可因为年轻,再加上家里也没有老人来帮忙照看,不怎么会照看孩子。 因为我在小区开了个诊所,他们知道我是个老中医,所以在搬到我家隔壁后,时不时就会来向我请假一些照顾孩子的经验。 这一来二去,我们的邻里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好。 也因为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对赵欣雅这女人也越来...

  • 木门因为我不由自主的向倾而缓缓打开,当木门完全落到门框后,只听门将门后的墙撞出一声,轻响。 ”碰!” 声音不大,但却足以传遍整个房间。 林荫迷离的小眼,赫然睁开,抬起头猛地向我这边看了过来! “姐……姐夫!” 精巧的小脸,一阵慌乱,同时迅速的将床上的被单盖在自己的身上,而后坐了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我能想象到,那东西因为这个姿势,肯定会更加朝其要去的方向前进! 咕噜! 口水被我狠狠咽下。 林荫慌乱的眼神,与我的相对,莫名的气氛瞬间充斥整个房间。 ”姐……姐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只...

  •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拉练的有点严重,所以腿有点软,让曾大胆先下车,自己随后就下。 曾大胆那双涩眯眯的眼睛盯上了白鹭,她今天穿的还是健美裤,所以那一团包裹起来有那么一点亮眼,不过她这次穿的这一条裤子比较深色,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曾大胆有一点失望的下了车,白鹭看见他下车了之后赶紧的张开伸手摸了一下,果不其然,她脸上火辣辣的。 白鹭暗暗懊恼,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的,这分明就是在背叛自己的老公,可心理再抗拒,身体还是不可遏制的想要得到某样东西填满…… 她有些燥热难耐,但仍然按耐住了自己的...

  • 曾大胆粗糙的手隔着健美裤沿着往下,他抬手想撬开白鹭,企图侵点领地。 白鹭俏脸通红,她又惊又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有那么一丝期待,可能太久没有碰过男人了,所以也有了一种陌生、原始的冲动。她一边呵斥自己不应该这样做,一边又忍不住享受起来。 曾大胆急切的把手指陷进去,力道有些大,让白鹭为之一颤,没几下便感觉不行了,她下意识的把腿夹了起来,可是这个时候曾大胆又用力撑,搞得她挺为难的。 白鹭羞耻的很,心跳的飞快,穿着背心露出来的胸口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在上下颤动着,好像是要跳出来一般。 这个女人还真瘙啊,两三下就这样了...

  • 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刘艺有点慌乱。 因为没带伞,也没躲雨地点,无奈下只得硬着头皮跑进小区。 身上被淋透,到了詹姆斯住的公寓门口,她按响门铃。 不一会儿,门打开,詹姆斯穿着宽松的短裤,看见门外站着刘艺,衣物被雨水浸透,清晰可见。 第一眼,詹姆斯就看呆了。 刘艺也尴尬的瞧了一眼老詹,情不自禁的并拢着双腿。 心底有些害羞,詹姆斯这孔武有力的身材,结实的肌肉,全身黝黑,以前刘艺是蛮排斥。 可自从上次陪老公看了一段电影,心底竟开始泛起一丝波澜。 詹姆斯也盯着刘艺看,许久才回神,随后招呼她进...

  • 他接着撬开了李小沛的牙关,用舌尖顶住了最深的喉舌,一边享受着芬芳,一边缓缓把嘴里的药灌下。 连续喂了几口,李小沛有些苍白的脸,慢慢浮现出了一丝红晕。 “好了吗?” 慕容雨转身看着老张,见他总算喂完了药,立即追问道。 “等等看,我去拿痰盂盆。” 老张把所有的都准备好后,李小沛突然“哇”地一声,把肚子的东西都呕吐了出来。 “好了。” 等到清理干净后,李小沛总算清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似乎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 “呜呜呜,小雨,谢谢你。” 李小沛抱着慕容雨,哭得像个孩子。 “你不要谢我,该谢谢老张。” 慕容雨...

  • “老公,是你吗?你怎么了?”林诗曼惊讶和担心的声音响起,然后便听到脚步声跑了出来。 我想要爬起来,但摔得太痛了,疼的一时间根本爬不起来。 洗手间的门突然就打开了,林诗曼就站在门口,而且是一丝不挂的样子! 雪白曼妙的胴体一览无余,尤其是我手撑着地板上的角度,从下往上,看到的便是两条光滑雪白的大腿,平坦的小腹,尤其是那一对雪白,峰峦俊秀、婀娜多姿,实在美不胜收,颇为壮观。 我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的盯着林诗曼的身体。 林诗曼显然没想到,我会在她洗手间外,愣了足有两秒钟,一声尖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将门“砰”的一声...

  • 我浑身一震,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王忠文夫妇的房间。 大概是因为我和王忠文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们房间睡觉,而林诗曼一个人没法抬动我,就只能让我睡在他们的床上,而她选择打地铺。 此时林诗曼睡得也很熟,刚好侧着身面对着我这边。 她身上就盖了条薄薄的毯子,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让我得以看到穿着睡裙的她那丰腴曼妙的曲线。 一时间我心头火热,有如此佳人在身边,而且他老公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实在觉得有点对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王忠文,又看看地板上睡着的林诗曼,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 我...

  • 有一次我有个朋友向我推荐他的针孔摄像头,让我生了一种邪念。 于是,我趁着两人外出的时候,偷偷在他们家安装了几个摄像头,还可以窃听到声音,安装好后我心里很是兴奋。 晚上6点左右,我正在吃饭,就听到外面她和她老公从我家门外经过的动静,心中一喜,连忙打开了门。 她穿着一套黑色OL职业装,贴身的剪裁将其曼妙玲珑的曲线衬托的淋漓尽致。 如此近的距离,我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处的淡然幽香,让我吞了吞口水。 我笑着打招呼:“林老师,王老师,你们回来了。” “房东,晚上好。”二人停下脚步笑着打招呼...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