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请留步小说陆景陈曦目录阅读

大熊 2021-03-28 14:27:57 2
陆总请留步小说陆景陈曦目录阅读

陈曦垂了垂眼睛。

“你啊。”看到她这副样子, 李奶奶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 看了看外面的那辆红色的跑车,对陈曦轻声说道,“曦曦啊,奶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也知道你现在是一个人。可是如果真的是来找你妈妈的, 你要记得啊。当年你妈妈过得多么伤心。不能原谅的。不能原谅的。”

她颤巍巍地一遍一遍地对陈曦说着, 陈曦轻轻地点头, 对关切地看着自己的老人笑了一下,郑重地说道,“您放心。除了外公和妈妈, 我不认识别人。”无论是什么人,其实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那就好。有的事情不能原谅,你一定要记得。”

“好。”陈曦清清甜甜地应了, 把唠叨起来的李奶奶哄着劝了回去。

她垂头看了看自己一双纤细又柔软的双手,仰头看了看楼梯,慢慢地上楼。

虽然楼道里很黑, 可是就算没有光亮, 陈曦也能毫不磕绊地走到楼上去。

因为这条楼梯她真的很熟悉, 这么多年,一直走一直走。

就算现在再也没有外公的陪伴, 可是对于陈曦来说这条楼梯也只有她一个人能够走下去, 并不寂寞, 也并不孤单,更不需要有人来装模作样,重新回头来陪着自己走过这条曾经对于他们来说都那样熟悉的一条路。

她垂着眼睛走上楼,走到了四楼打开门,就看见一张小小的纸片飘落在地上。

她捡起来,打开了屋子里的灯看见这是一张名片,非常精致的名片,还残留着淡淡的男人古龙水的味道,成熟优雅的气息,大气又雍容。名片非常精美,上面还有用漂亮的字体写下的人名还有职业。

赵远东。

赵氏集团……副总裁。

才是个副总裁。

陈学霸都已经是跟正经总裁吃过饭的人了呢。

陈曦嫌弃地撇了撇嘴角,大开着门,客厅里昏黄的灯光投落在了黑暗的楼梯口,她垂着眼睛慢慢地把这张名片撕成了碎片,一点都不希望它被自己带到家里来,随手把这些碎片都丢在了外面的楼道里。

似乎是一阵不知从哪里来有些阴冷的风吹过来,碎片四散,一转眼就什么都不剩下了。陈曦弯了弯眼睛不再理会这张已经被自己丢掉的名片,关上了房门吧唧吧唧地跑到阳台上去,对着下面仰头看自己的陆景用力挥了挥手,露出大大的笑容。

陆景正紧着自己的外套缩着脖子紧张地四处看。

说起来叫他感到有点儿奇怪。

这个地方莫名叫他感觉有点冷。

明明已经穿得不少了。

他看见四楼的灯光亮了,这回还真是陈曦在跟自己挥手,这才放心了,开着红色的昂贵的跑车离开。

陈曦目送他的车子离开,却趴在阳台上呆呆地托着下巴,许久之后小声说道,“我今天看到小唐哥了呢。他现在生活得很好,都是重案组的副组长了,很厉害,可是变得我都有点不认识了。”

她喃喃地说了两句就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到了房子里。

虽然有点累了,可是陈曦却还是先把灵位上还有桌子上外公和妈妈的照片擦拭了一遍。

她直到擦到最后一张,看着照片上那个笑容美丽的女孩子,怔忡了一会儿,纤细的手指慢慢地探过去,轻轻勾勒那个女孩子美丽的脸。

李奶奶的话又在她的耳边回响。

“如果是妈妈,也一定不会原谅吧。”虽然她没有见过妈妈,可是外公说她是一个很倔强却又固执的女孩子。

如果不是倔强,怎么会非要生下孩子呢?

她笑了一下,慢慢地把这张照片摆放成一个很好的角度,轻声说道,“没有人可以代替妈妈原谅他。我也一样。”她觉得今天的好心情都因为这个男人的到来变得灰暗了起来,慢慢地走到破旧的沙发上打开了蛋糕盒子,把里面烤得很香甜的蛋糕都拿出来,一口一口地吃。

她吃了几口,抹了一把脸,却发现脸上冰凉都是眼泪。

“不,不生下我就好了呀。”她突然放下了蛋糕,把额头抵在那张笑容灿烂的照片的前面,小小声地说道,“不生下我,妈妈就不会死。”

如果她还活着,她一定会有更加美好的人生,也不会被曾经的感情羁绊,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有更好的生活,然后有比陈曦还要可爱的孩子。她是那么美丽优秀的女孩子,可是最后却只是为了生下一个并不被人期待的孩子,把时光定格在了这样美好的年纪。

她的美丽的生命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开始。

“我不哭的。好好过日子。”陈曦抽噎着把自己的脸埋进校服里,轻声说道,“不叫妈妈和外公担心。”

她努力地读书,赚钱,然后过最好的生活,叫外公和妈妈没有遗憾,也不要为她担心。

可是她的心里却难过得厉害。

这种难过或许早就被她憋在心里,在外公过世的时候没有发作,在经历了很多很多的艰难也没有发作,可是当这一次,这个名叫赵远东的男人仿佛一切伤害都不曾发生过,理直气壮地重新出现,却叫陈曦感到心里无法压抑。

他怎么还敢出现在这里,怎么还敢用这样很平静的样子找上门来?

怎么可以呢?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坏的人。

陈曦呜咽了两声,只觉得屋子里空荡荡的,叫自己感到难得的无依无靠。她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卧室里,看见床上那只巨大的熊,大大的,充满了安全感,仿佛曾经有一个人跟自己说,抱着它就会感到很安全。

她抹了一把脸,慢吞吞地爬上床把大熊紧紧地抱在怀里,蹭了蹭,温暖又有些毛茸茸的触感叫她的心安稳了起来。她的心里依然很难过,可是却可以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小声说道,“谢谢你陪着我。”

当她孤单的时候,原来其实还有一只大大的熊。

它是陆征送的。

陆征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抱着这只熊的时候,陈曦觉得心里充实了很多。她这一夜梦到了很多,有外公,还有她并未见过面的妈妈,可是曾经在寂静里觉得惶恐的心却似乎满满的不再觉得空旷。

这一觉陈曦一直睡到闹钟响起,她呆呆地抱着大熊坐在床上一会儿,这才急忙穿衣服,背上书包去准备发报纸。只是她刚刚从还十分安静的楼梯口走出来,却又见到熟悉的车子停在楼前,陆征靠在车门边,见到陈曦出来,走过去提她的书包。

突然,男人皱眉,一双大手捧住了陈曦的脸。

“眼睛怎么肿了?哭了?”陆征垂头看着陈曦红肿的眼睛,冷冷地问道。

他的样子变得冷峻,陈曦急忙摇了摇头,有些后悔出门没有多看一眼镜子。她本来就匆匆地出门,匆匆地洗脸,竟然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睛。

然而她想要低头不叫陆征看,陆征却固定住她雪白的小脸儿,居高临下地垂目看了一会儿,眯着眼睛问道,“是谁欺负你了?”陆总想到陈曦这简单的作息时间,缓缓地问道,“是陆景?”

他这一副马上就要大义灭亲的样子,陈曦飞快地说道,“不是!”

“不是?你不要隐瞒。如果真的是他,我会叫他跟你道歉。”

“真的不是。陆景人很好,昨天送我到家门口。是别人。”陈曦想了想,觉得陆景这样儿的或许就是传说中的背锅侠吧?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陆征审视的目光里轻声说道,“是因为想到了一点事,所以有点难过。”她含糊了起来,准备把陆征糊弄过去,可是陆征如果这样好糊弄那就不是陆氏集团的总裁先生了。

他眯着眼看了陈曦很久,突然说道,“陈曦,我以为我们已经很熟悉。”

“是呀。我们算是……朋友吧、”陈曦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茫然地说了一句,又不确定地问道,“还是雇佣关系?”

她觉得自己跟陆总肯定不仅仅是金钱关系了,因为都一块儿吃过饭了。只是雇佣关系还是叫陆总英俊的脸微微扭曲了一下,他抬手拍了拍陈曦的头说道,“我们当然是朋友。”陆总眯了眯眼,见陈曦放心地对自己笑了一下,这才慢吞吞地说道,“做朋友的,应该彼此多了解一下,你觉得呢?”

“当然。”陈曦点了点头,看见时间有点不够用了,扭了扭衣角问道,“发完报纸再了解,可以么?”

陆征还想了解自己什么呢?她人很简单的,承德高中的高三生,成绩很好,会画一些乱七八糟的符,今年十八岁了,拿过市里的一两个竞赛奖,家庭住址陆征都知道了,这已经是她的全部。至于什么手机号码,陈曦本来就没有的呀。

她觉得自己已经对陆征知无不言,却听见陆征开口问道,“你没有想问我的?”

陈曦仰头,看见陆征没有打开车门,不由歪了歪头,露出几分茫然。

“我知道你的呀。你是陆氏集团的总裁,家里有一个弟弟,有两个佣人,人很好。”

“没有更多要问的么?”男人逆着晨曦的光突然问道,他的脸色有些晦涩不明。

陈曦想了想,问道,“知道这些还不够么?你就是你,无论你有怎样的背景,可是在我的心里你只是陆征,是我的朋友呀。”

她的样子天真又懵懂,陆征沉默了很久,只觉得心里生气,却又莫名地柔软欢喜。

“你啊。”"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