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越王妃拽翻天秦语楚延年目录阅读

大熊 2021-04-24 14:24:19 6
小说穿越王妃拽翻天秦语楚延年目录阅读

秦语要哭了。

这孩子,不闹人的时候,怎么可以这么乖?

乖得让人心疼。

“对,小宝是男子汉,男子汉都会好得很快。”楚延年认真的说。

“像爹爹一样,好得那么快吗?”小宝问。

楚延年笑着点点头。

小宝太小了,他醒了不久,就又睡着了。

楚延年看着整个人虚脱掉的秦语。

“不用自责,这种事情防不胜防,不怪你。”

秦语闻言,很是惊讶的抬头看他。

“干嘛这么看我?”楚延年微微皱眉。

秦语道:“我以为王爷会骂我,没想到,您竟然安慰我。”

楚延年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你是不是……没长脑子?”

诶?

怎么说骂人就骂人呢?

楚延年弹了下她的额头,起身出门。

秦语表情古怪的摸着自己额头……她是又被燕王殿下给调戏了吗?

弹额头这种事情……不像他能做的出来的呀?

秦语正走神,忽听外头传来惨叫声。

她到门口,瞧见马嬷嬷被按在条凳上。

两个燕王府的侍卫,手持刑杖,当众扒了马嬷嬷的裤裙。

白花花的肉,晃得人有点儿恶心。

“夫人,救救老奴吧……嗷!”

“夫人救命啊啊……给老奴个痛快吧!嗷!”

坐在门廊下,太师椅上的楚延年说:“太吵,惊扰了小公子。”

侍卫立刻拿马嬷嬷的裙子堵了她的嘴。

紧接着,就只听板子落在肉上的钝响,以及马嬷嬷的闷哼之声。

她被打昏过去之前,目光一直哀求地看着刘氏。

刘氏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一语不发。

她甚至没有试图向燕王求情,连试都没试。

不知打了多少杖,马嬷嬷已经翻了白眼,昏死过去。

滴滴,小医响了。

“你闭嘴,她死我也不会救的。”秦语先说。

小医开口:“她没有病,是被杖邢打死的。在律法中说,是被执行了死刑。小医只是医疗舱,不能违反律法,不能干扰执法人员执法。”

秦语舒了口气,“算你明智。”

小医继续说:“但她不是真凶,她背后还有人指使,因为她临死之前的脑电波以及心电波反应,她有冤情。”

秦语嗯了一声,抬眼看着一旁的刘氏。

“可她为什么一力认罪,却不供出真凶呢?”小医不明白。

秦语冷声说,“小医,你相信这世间有天道吗?”

小医:“信,道法自然,太空时代也不能探索清楚整个自然,神秘是属于造物主的,造物主是道,是公义,是正直……”

秦语皱眉,“听不懂。我就是想告诉你,那个真凶,她会自食恶果的!”

马嬷嬷死了。

被杖毙在刘氏面前。

被扒下衣裤,毫无尊严的,死在伯爵府众下人面前。

她一直到死,都没有供出她背后的主子。

她的主子,也一直到她死,都没有为她说一句求情的话。

“王爷。”秦语出门,冲楚延年福了福身,“小女向您求个恩典。”

楚延年微微点头,“说。”

“小公子年纪小,身体弱。求您只当是为小公子积福,赏那奴才体面,叫她走得像个人吧。”

秦语竟是为马嬷嬷求情。

楚延年深深看她一眼,“准了。”

秦语叫庄嬷嬷找了一套旧衣裳,给马嬷嬷套上。

她又命人准备了一口廉价的棺材,把马嬷嬷放进去。

“抬走吧。”秦语给了抬棺的人一人一千钱的赏金。

伯爵府从上到下的仆人们,看向秦语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

有些人,你为她肝脑涂地,拼死卖命,临了……她一句话都不肯替你说。

但有些人,看着柔弱好欺负,她却能不计前嫌,临死也送敌人一场体面。

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什么样的人值得效力,什么样的人不值。

人心里都明白。

打从这天起,伯爵府秦家内院,再也听不见嚼舌根骂大小姐“土包子”“乡下女”“小贱婢”……这等难听话了。

小宝中毒的事情之后,楚延年往这院儿加派了人手。

秦弘一个字不敢多说。

刘氏更是吓得好几日不敢出门,躲在主院正房里。

马嬷嬷临死前哀嚎惨叫的声音,总是萦绕在她耳边,挥之不去。

刘氏近来憔悴了不少,她自然没有精力,来找秦语的麻烦。

秦语也挺烦的。

楚延年那狗男人,竟然当众抱了她。

上次在魏家庄园也就算了,她当时毕竟是累瘫在地上,确实走不动了。

但这次……

秦语不敢回忆,越想越气。

她一边生气,还得一边照顾白芷。

白芷作为小公子的护从,护主不利,挨了朝九一顿鞭子。

“他讲不讲道理啊?懂不懂怜香惜玉啊?他怎么能把你一个女孩子打这么狠?”秦语气愤地要找朝九理论。

她被白芷死死拖住,“是我求他打的!小姐千万不要去找朝宿卫!”

“你求他打的?你有病啊?”

秦语更生气了。

白芷红着眼睛,竟然在笑,笑得像个傻子,“谢谢小姐……”

“谢个屁!”秦语一生气,就爱骂人。

白芷嘿嘿笑,“朝宿卫让我选来着,是挨顿鞭子,长个记性。还是回去暗卫营里,再练几个月。”

她偷偷看了眼秦语,低下头去。

秦语气哼了声,从小医那儿要来最好的外伤药膏,给她涂抹。

“真是个傻子……”秦语嘴上骂得凶,手上却很温柔。

她抹得细致,不知是小医的药好,还是白芷的恢复力好,伤口一天一个样,恢复速度逆天了。

“小姐……”冬梅进来禀报,“外头来了个金掌柜,说是求见您。”

秦语收拾起药膏,“什么金掌柜?我认识的人里没有姓金的呀?”

冬梅摇摇头,递上一张帖子。

秦语接过那帖子,立时就明白了。

因为帖子上带着她送出的香膏的味道。

除了她的香膏,这个时代的技术,还做不出这么高纯度的香味儿。

帖子很讲究,若来人不说他是“掌柜”,秦语还以为是什么王公贵胄。

“去见见,看来者何意。”

秦语叫白芷休息,小宝也跟乳娘睡了。

秦语带着冬梅去了外院花厅。

这位金掌柜一打照面,她就想起来了,“原来是花容坊的掌柜,失敬失敬。”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