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小说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一只狐狸呀最新章节阅读

大熊 2021-06-11 12:46:10 1
新上小说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一只狐狸呀最新章节阅读

禹城的雨,一下便倾盆。

隋宁安跪倒在高大明亮的落地门外,任由雨水将她淋得透彻,纤细到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的手臂用力撑着上身,倔强的不停拍着玻璃,泣血一般的低声说:“求求你,送我去医院,封云泽……求求你,救救我和孩子。”

汩汩鲜血从她洁白但是有些水肿的双腿间落下,和地上的尘土还有雨水混成一片,疼痛刺激的她浑身颤抖,不管有没有人回应,依旧不停绝望的呼唤着。

灯光暧昧的二楼,高档男士淡香水的味道和浓郁的女人体香交织,平躺在黑色大床正中的男人俊朗非凡,肤色健康,肌肉紧实,若是不动,俨然就像一副惟妙惟肖的男模画像,只是那好看的眉眼颇为冷情。

浴室门打开,女人伸出纤白的手臂,故作嗔怒的说:“瞧你,都给人家身上捏出红印了,我花了好多钱才保养成婴儿般的皮肤,你就不知道爱惜的?”

察觉到男人没回应,女人又换了娇嗲的语气,抛了个媚眼软糯的说:“阿泽,你来抱抱我,我腿软的走不动了呢……”

封云泽静默片刻,嘴角微勾起一抹笑,大步走到女人身边,将还冒着水汽的她身上本就不结实的黑红花蕾丝睡衣扯成了碎条。

“穿什么衣服。”封云泽说着将她随手一丢,落在大床正中,都没等她翻过身,就被猛虎压住了后背。

女人一改慌乱,又笑起来:“阿泽,我就知道,你心里只有我,你从来都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只是……将我妹妹这样丢在楼下,万一出了人命,那可是一尸两命……”

温热的手指压住女人丰满的唇,阻了她的话,封云泽微眯双眼,危险的说:“别提那个脏女人,我要的是你。”

女人忍不住笑,眉眼间尽是妩媚,却显然有所保留,故意用呼着湿气的鼻尖碰碰封云泽的鼻尖道:“我头发都还没干呢,你不要这么急嘛……”

封云泽眼眸中墨色更浓,隋可儿这个女人就像条狡猾的泥鳅,他喜欢了她这么多年,却从不曾真的得到过她,不得已……他用她的双胞胎妹妹隋宁安做了她的替身,如今隋可儿终于愿意回到他身边,楼下那随宁安……给点钱应该就能打发了。

封云泽迫不及待的俯身,隋可儿微一偏头,嬉笑着让他的吻只落在自己脸侧,论“钓男人”这种事,她太有经验了,懂得什么叫欲擒故纵,她本不想这么快的,但隋宁安那个贱人,竟然先一步怀了孩子,万一让封家老太太知道了,到时候母凭子贵,封太太的位置搞不好真就不是她的了。

只不过,她刚做的膜还不知道牢不牢靠,万一被发现是假的就不好了,隋可儿小可怜一样的,将封云泽的手用力按在自己重金整过的胸前,嘟着嘴说:“云泽,你知道我的,一直为了你守身如玉,这种事还是要婚后再做,才能凸显你对我的重要。”

“先生!先生!太太她……可能不行了!”

压抑但明显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屋内的旖旎气氛,也变相救了隋可儿。

“谁是太太?”封云泽眉头凝的更紧,管家察觉自己说错了话,慌忙低了头。

隋宁安这个下贱胚子,没什么存在感都能给他搞事,刚才他就不该只将她从屋里推出去,而是锁去酒窖才对!

封云泽披了黑色的真丝睡袍,愤怒的拉开门,看到管家和阿姨两个人的手上都沾着血,没想到那女人真的……

因为失血过多晕厥过去的隋宁安被拖进了屋里,管家用了一些提神香,她清醒一些后单手捂着腹部颤抖的说:“救孩子……”

封云泽冷漠的望着窗外:“张管家,找辆车把她送走,别再让我看见她。”

隋宁安眼泪断了线一样的流:“封云泽,就算你不喜欢我,也至少看在这是你孩子的份上……”

封云泽突然掀翻了向他伸出手的隋宁安,盛怒的望着她说:“我的孩子?你肚子里的垃圾是哪里来的,自己不知道么?要不是可儿替你求情,这贱种怎么可能留下!趁早滚吧!”

“封云泽,隋可儿从小就喜欢说谎,她骗你的,我没有对不起你……”隋宁安可怜的挣扎着。

“啪”的一声,原本就已经眼前发黑的隋宁安,几乎被打的晕厥过去,封云泽蜷了手指,其实他也没想动手,但他绝对不许任何人说隋可儿的不是。

“别以为被我睡过几次,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你不配!”封云泽冷若冰霜,他无情的样子终是让隋宁安觉得怕了。

“封云泽,你有没有良心?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封云泽冷笑一声,低头说:“隋宁安,你从小心机就重,为了活命不惜夺了自己姐姐的肾,可儿那么善良,你就忍心伤害她?我的狠和你相比,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

城西安养院,隋可儿坐在隋宁安面前,故意将带着鸽子蛋钻戒的手搭在身前,平静的笑着说:“我已经答应云泽的求婚了,留你一命,是看在你肚子里孩子的面子上,只要你乖乖将他生下来,我就给你一笔钱,送你出国,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读免疫学博士么?我到时候看心情,兴许会成全你的。”

“隋可儿,你不是人……”隋宁安恨得一挣扎,手脚上捆着的铁链被摇的哗哗响,隋可儿为了让她疼,专门让人将铁箍弄的沉重又粗糙。

一针镇静剂扎进去,隋宁安没多久浑身就没了力气,瘫软在床上。

“真是可惜了,你这双手磨成这样,怕是做不成实验了吧?”隋可儿丢开针管,甜美的笑着,还故意戳了戳已经红肿的隋宁安手腕。

隋宁安淋雨着凉了,喉咙肿的严重,一生气胸腔就跟着疼,气都喘不顺的说:“你这样折磨我,良心真的不会疼么?”

隋可儿傲慢的笑道:“良心?灾星也配和别人谈论良心?谁不知道你出生就要了妈妈的命,本来早该被摁死在厕所里的,还敢想别的?要不是我帮你说情,你能有今天?”

隋可儿挑起隋宁安的下颌,一看到这张和她一模一样,确切的说,比她还要精致秀气的脸,她就窝火,啧啧道:“被家族遗弃的你,就是垃圾,垃圾就该给我跪着活,还想和人一样平起平坐?你本来该叫隋狗的,能叫隋宁安还是我问爸爸求的情,你不感谢我还敢骂我不是人?你是不是活腻了!”

隋可儿愤怒的将隋宁安脸甩开,要不是得在封云泽面前保持优雅善良的形象,她早就把隋宁安的脸刮花了。

“而且,封云泽是你能想的男人么?就算是我玩剩下不要的,你也不配!”

“你就是个强盗,抢走了我的一切……有本事你就直接杀了我……”

“我抢了你什么?你有什么东西配让我去抢?哦,我想起来了,我不就拿了你一颗肾么?那我也是帮你积德啊,你的肾可救活了别人呢!不卖了那颗肾,你哪里来的钱吃饭呢?”隋可儿说着狞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快出来道:“可惜啊,你最喜欢的封云泽不知道,他还以为是你抢走了我的肾呢!是不是很有意思?”隋可儿近乎狰狞的说:“隋宁安,垃圾就应该烂泥一样的活着,别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你就等着祝福我风风光光的做封太太吧,到时候兴许我能赏你一个红包哦。”

隋宁安气的浑身颤抖,眼前阵阵发黑,怀孕加上她本来身体就不好,只能不停劝自己不能动怒,会伤了孩子,在昏过去之前,低头颤抖的狠狠说:“所有人……早晚有一天会识破你的真面目,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隋可儿笑的越发狂妄,随手拿起托盘里的注射器,狠狠扎在了隋宁安的手心里,不解气还用力拧着转来转去,恶毒的瞪着她说:“那我们就走着瞧!”

相关Tags:心情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