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圣手》小说章节目录张飞扬,李长明全文免费阅读

大熊 2021-06-11 13:37:11 1
《妙医圣手》小说章节目录张飞扬,李长明全文免费阅读

“小张医生,九号病床的患者肝脏大出血,快去叫李医生。”

“好。”

听到这个消息,张飞扬拔腿就往李医生的办公室跑。

推开门,接下来的一幕直接让他傻眼了。

只见办公桌上,正躺着一个穿护士装的女人,而李医生正在上下其手,女人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微弱的呻吟。

张飞扬直接愣住了。

而李医生和那个女人同时看向门口,三人都愣在了原地。

短暂的沉默后,张飞扬回过神来,迅速退出了办公室。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一阵小声的埋怨,李长明穿好衣服,面色阴冷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咬牙切齿的说,“张飞扬,如果你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我让你好看!说吧,找我什么事?”

张飞扬赶紧回道,“李医生,九号病床的患者肝脏大出血,需要您马上过去手术,不然病人会有生命危险。”

“哼,知道了!”李长明听完,拂袖而去。

经过及时的抢救,病人脱离了生命危险,可是张飞扬的心里却七上八下的,脑海里劲爆的画面久久挥散不去。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可能会受到李医生的报复。

果然,到了下午,他就接到了医院里的通知,自己被调到了后勤部整理医疗废品。

张飞扬攥紧了拳头,这李长明要把他往死了整啊,而且他身为实习生,也不能反驳,李长明是他的实习导师,掌管着他的实习档案,要是大笔一挥,写上顶撞实习导师的记录,那他毕业后连工作都不好找了。

张飞扬咬了咬牙,拿起挂在更衣间里的玉佩。

这个玉佩是他祖传下来的,平时一直带在身上,但来到医院实习后,碍于医生守则,只能把玉佩放在更衣间。

握着玉佩,张飞扬心里越想越气。

“砰!”

一拳狠狠的砸在墙壁上,啪……突然间,握在手心里的玉佩竟然碎裂了,爆发出七彩光芒,张飞扬目光一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两眼一黑。

迷迷糊糊之中,张飞扬只觉得自己来到一个奇异的空间,四周漆黑一片,仿佛无限大,而他的眼前却突然出现一道虚幻的白须老者。

这白须老者左手持银针,右手持金剑,无数的金色符文环绕周身。

“后生,从今日起,你便是我无虚传人,老夫将毕生所学传授与你,望你积德行善,造福人间……””

老者说完,便缓缓的在张飞扬眼前消失,无数的金色符文疯狂的涌入张飞扬的脑海之中。

奇门遁甲,医道针法,修炼法决以及这老者生前行医经验等等,

这信息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

灭阴问卜,观相星术,医道秘术,浩然正气决……

一时张飞扬只觉得头疼欲裂,彻底昏死了过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飞扬才从昏睡中醒来,他的脑袋昏昏沉沉,仿佛有千斤重。

“该死……”

张飞扬拍了拍脑袋,艰难的坐了起来。

足足用了一个小时,他才把记忆中的东西全部捋了一遍……

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记忆,张飞扬难以置信,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砸的神经错乱……

他按照记忆中的浩然正气诀,运起气息,开始吐纳,不多时,只觉得一股暖暖的热流出现在筋脉之中,并且顺着筋脉缓缓绕行一周,随后全身暖洋洋的,大脑也清醒了不少,他这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张飞扬来不及欣喜,只觉得体内一股磅礴的力量汹涌而出,虽然得到了高人的传承,但这些秘术博大精深,他也只能慢慢修炼。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早晨七点钟。

张飞扬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昨天的不悦也一扫而光。

换上白大褂,正准备去整理医疗废品时,外面突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无数护士惊慌失措,乱成一团。

“怎么了?”

张飞扬打开门,来到走廊上。

只见几名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正推着一辆担架车,五六名护士忙着疏散走廊上的人群,担架车上躺着昏迷的老爷子,旁边还跟着一名极其漂亮的女孩。

张飞扬一怔,得了先祖传承的他自然能看的出来,随着担架车的移动,老爷子的生气在慢慢的减少。

那几名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急红了眼,一见张飞扬穿着白大褂便急匆匆抓着他,“医生,快点救人!老爷子不能死啊!!快救人!!”

“你们冷静一点。”张飞扬先是安抚了一下众人,随后赶到伤者面前,检查了一番。

“老爷子应该是摔了一跤,大脑淤血,压迫了脑神经,做手术的风险很高,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我建议用针灸,可以降低治疗风险。”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便响起一个不屑的声音,“张飞扬,你一个狗屁实习生,有什么资格给病人看病!还针灸?老掉牙的东西,赶紧滚蛋!”

张飞扬回头一看,发现竟然是李长明那个狗东西。

只是伤者情况危机,不能有半点耽搁,所以也就没和李长明发生冲突。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总之马上治疗我爷爷,要是我爷爷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们!”女孩急的都快哭了出来。

“啊?原来是秦语诗小姐啊……”李长明看到那名女孩的模样,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吩咐道,“都愣着干什么,快把病人抬到急诊室啊!”

对于有背景的患者,医院总是特事特办,效率出奇的快,不到十分钟,张老爷子各种检查的结果就出来了。

看着检查结果,李长明面色难堪,正如张飞扬所说,大脑淤血压迫了脑神经,多耽搁一分钟,老爷子的危险越大。

要是年轻人还好说,可是老爷子都快八十岁了,可经不起开颅手术……

而且老爷子的背景不一般,说句不好听的话,要是死在了医院里,恐怕没人负得起这个责任。

“我爷爷到底怎么样,你说啊……”秦语诗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这个……老爷子的情况不容乐观,大脑里有淤血,恐怕要马上做手术……”李长明一脸难堪,下面的话他没敢说出来,就算请出医院里最好的外科大夫周老,恐怕也只有两成的机会。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