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风华》小说章节目录叶天,小狼全文免费阅读

大熊 2021-06-11 12:48:09 1
《盛唐风华》小说章节目录叶天,小狼全文免费阅读

这是哪里?

这是叶天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脑海中的念头。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荒原,草丛灌木丛生,和自己晕倒前见到的景象全然不一样。

莫非是绝境逢生被人救了下来?

可是这人救得也有点太不负责任了吧,将自己救下来之后就这样扔在了荒原上,那救跟不救还有什么区别?

耳边有潺潺的流水声,叶天赶紧爬了起来,口渴的厉害,他需要喝水。

水中的倒影将自己吓了一跳,矮小的身材,稚嫩的面孔,哪里还是自己从前的模样。

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发现原本合体的衣服此时也变的宽大了许多。

这……

叶天有些迷茫了。

不管怎样,还是先喝水,将口渴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溪水是不能直接喝的,不管看起来有多么的清澈,也有可能混杂着不知名的细菌或者寄生虫。不小心吃进肚子里,那可就糟了。

从巨大的登山包里取出一个小铁锅,装满了溪水在火上烧开,叶天一边吹着气小口喝水,一边思考自己现在的境况。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放眼望去也没有任何工业文明的痕迹,如果不是一切都看起来过于的真实,都可以认为是在梦中。

先前自己分明是背着登山包准备赶火车去爬山,突然就被蜂拥的人群给挤下了火车站台,然后眼前就黑暗了。

莫非,自己这是重新投胎了?

但是不对啊,哪有投胎还带着登山包的,那这胎也投的太过于沉重了一些……

思来想去的没有答案,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用喝剩下的热水泡了一包方便面,叶天就从登山包里取出工兵铲,开始在草地上挖坑。

荒原上的天气变化太快,太阳高高在上的时候还觉得酷热难当,现在才刚一落山,四面顿时冷风四起,让人浑身都觉得战栗,还是挖个坑睡在里面比较好。

要不然就这么直接睡过去,可能没多久就被冻硬了,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

半夜的时候被奇怪的声音吵醒,悄悄的在土坑里蹲着身子往四周看,就见到月光下,有无数绿油油的眼睛在四处游荡着,不时的还发出一声声的低吼。

叶天吓得连忙低下了身子,老天爷,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狼群出没!

绿色的眼睛明显是分属两个阵营,互相嘶吼低鸣了一段时间,就冲向了一起,互相撕咬了起来。

叶天就蹲在土坑里面,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连呼吸都尽量的压低。

狼的耳朵和鼻子那可都是相当的灵敏,万一被发现了,自己很有可能就会成为胜利一方的战利品,变成狼腹中的养料。

狼群的厮杀异常惨烈,从深夜一直厮杀到天明,直到最后两只巨狼撕咬着对方的身体同时倒下,这场战斗才算进入了尾声。

两只狼群居然是同归于尽,没有任何胜利者产生。

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自己可真够幸运的。既然成不了狼群的养料,那么可就要将狼群当成自己的养料了。

毕竟在这漫漫荒原,单靠背包里的那些方便面和牛肉干,估计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花了半天的时间剥狼皮取狼肉,又饱饱的吃了一顿之后,就拖着一个装满狼肉的爬犁往前走。

走着走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

回头找了半天,才终于在大树后发现一头腿部受伤的小狼。

“小家伙,你跟着我做什么,你家大人的死跟我可没有关系。”

看着朝自己不停龇牙的小狼,叶天笑着说道。

荒原很大,一连走了两天都还是不见尽头。

小狼一直踉踉跄跄的跟在叶天的身后,也不知道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终于,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小狼总算是筋疲力尽,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知道救狼一命,能造几级浮屠呢……”

到底是不忍心让这么个小家伙就此烂在荒原上,毕竟跟了自己这么多天,也算是有了一些矫情。

小狼后腿受伤的地方已经开始化脓,叶天烧了开水晾凉后给它清洗伤口,又从包里取出了云南白药给它敷上,然后就将它放在了爬犁上,一路拖着往前继续走。

傍晚的时候小狼醒了过来,抽了抽鼻子“呜呜”的叫了两声,似乎知道叶天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不再对他龇牙,反而伸出粗糙的舌头舔舐叶天的手掌。

“好好好,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叶天笑着说道,“我给你起个名字,就叫旺财如何?当年我爷爷家养的那条土狗就是这个名字。”

小狼不搭话,叶天就权当它是默认了这个名字。

一路都是顺着河流在往下走,小狼不肯吃爬犁上的狼肉,叶天就将登山包里的方便面、火腿肠、牛肉干什么的拿出来给小狼吃。

这小家伙倒是也不挑食,不管给它什么东西都是几口吃光,然后继续趴在爬犁上闭目养神,任由叶天在前面卖力的拉动爬犁。

半个月后,小狼的伤势已经彻底的好了。但是爬犁上的狼肉已经吃的差不多,登山包里的食物也消耗了七七八八。

叶天举目四顾,远远的就看到一片树林,于是朝着那里走过去,想着也许能在林子里找到一些野生的蘑菇或者野果充饥。

走的近了,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叶天顿时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做了将近一个月的野人,终于快要回到人类的社会中来了。

脱光了衣服跳进河水中洗了个澡,又将衣服和清洗了一遍,他可不想就这么狼狈的出现在人前,空让人家笑话一场。

又走到近些,就觉得有些奇怪。

那些人说话的声音有些怪异,虽然能听得懂,但是却不属于任何一种自己所知道的方言。

爬犁和草地摩擦的声音惊动了树林中的人,一声怒吼传了过来,紧接着就是马蹄急速敲打地面的声音。

“羌人小子,单枪匹马就敢来劫营,有种!”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