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厉少虐渣妻初颜小说免费阅读

大熊 2021-06-11 13:36:23 1
重生厉少虐渣妻初颜小说免费阅读

“啊!”

粉红帷幔大床上,姜忆惊愕坐起!

手颤抖着去触碰自己的脸,没有摸到如老树皮般的沟壑,反而质感娇嫩光滑。

顿时,姜忆瞳孔瞪大!

她迷惘看向四周,发现这里竟是姜家自己的闺房,窗外云霞漫天,正是将将入暮时分。

南川这样灿烂的晚霞,姜忆记忆深刻!那是婚礼前夜…

咔哒一声。

“大小姐,您睡醒了?头还疼不疼?”一面容慈和的妇人推门进来,眼里满是关切。

姜忆抬眼望过去,不禁鼻子一酸,紧接着眼眶就红了。

“柳姨?”

怎么会,柳姨不是已经死了吗?

婚礼前夜自己被拷走,柳姨拼死阻拦,被一棍子打断了双腿。

她入狱后,姜父传话来,管家柳清绮重伤,不治身亡!

姜忆跌跌撞撞扑下床去。

“柳姨,我好想你。”

柳姨端详着她,忍不住叹息,“明日你大婚,柳姨啊也总算能对你母亲能有个交代了,亲眼看着咱们姜家的小公主嫁人......”

闻言,姜忆骤然嘶笑出声。

她重生了!

上天怜悯,让她重生在婚礼前夕,她命运的拐点。

柳姨被她吓了一大跳,关心则乱,“你可别吓我啊大小姐。”

姜忆眼眸晦暗黏稠,携裹着冷雾,幽幽道,“柳姨,帮我个忙。”

柳姨不明白。

姜忆咬牙道,“祁夜嘉和虞惟熙是一伙儿的,他们要害我,整个姜家,只有柳姨您是最亲近的人。您,能信我吗?”

柳姨震惊,“什么?祁姑爷不要十二年前那场大火里的救命恩人,还要娶大小姐您吗,怎么又和二小姐......”

和姜忆一对视,那眼里的晦涩恨意,如乌云压天穹,让柳姨喘不过气来。

柳清绮活了大半辈子,一看就明了。

姜忆勾了勾手指,柳姨附耳过来,姜忆沉声吩咐,很快,柳姨眼里闪过震惊,咬牙:“他们休想害了我的大小姐!”

柳姨转身办事去。

姜忆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那一张无双容颜,五官精致明艳,无一处不好。

她唇角轻扯起冷峭的弧度,裹着纯到极致的媚意,森森的复仇的恨意泅至眉梢。

虞惟熙,你不是想被奸污,然后给我泼脏水么?

我定让你“如愿以偿”!

而我的好未婚夫,我要他在鬼门关口,亲口和我解释,那十二年的大火里的恩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窗外云霞渐退,黑沉沉的夜遮得这天连星辉都探不出头来。

富庶别墅,走廊隐秘拐角处,有人在密谈。

姜忆踩着人字拖,摇曳着高脚杯,走过地毯,到了拐角墙后,听到熟悉的声音,脚步一滞。

墙后,温婉女声压低了音调。

“记住,跟紧姜忆,我特意吩咐人在走廊安装了摄像头,待会儿你务必制造出一种是姜忆带你进了我房间的错觉......”

男声则粗噶难听,“二小姐,您可要吩咐祁先生下手轻点,假打就行,可别真打啊。”

一声鄙夷,“假打?警察一旦验不出伤残来,会怀疑犯罪动机的。怎么,就断胳膊断腿,一夜演戏不到十分钟,一千万就到手了,这可是你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不划算?”

男人立即阿谀道,“划算划算,随便揍,我皮糙肉厚,扛得住。”

女人温婉声音中透着冷寒,“记住了,到时候,把所有脏水都往姜忆身上泼,让她一辈子都洗不掉这罪名,她越惨,你的奖金越丰厚......”

一墙之隔,姜忆饮下一口红酒。

酒味醇厚,入了胃,却灼得人心疼,她凉凉的耷拉下眼皮,将未饮尽的酒浇在面前雅灰色地毯上,祭奠前世的姜忆!

“谁!”虞惟熙听到动静,眉头大皱,倏忽从墙角走出。

入目之中,走廊空空荡荡。

小混混跟在虞惟熙后头,缩手缩尾,“二小姐,我们不会被发现了吧?”

虞惟熙眼眸沉沉,横扫过去,冷戾低斥,“还不做准备去?好戏马上要开演了,哪一节露了馅,毁了我计划,我杀了你!”

小混混一惊,忙退下。

虞惟熙再环顾了眼四周,确认没端倪,这才放心离开。

她人一走,不远处一间房门被推开,姜忆慵懒抱臂倚在那,一身红裙,如火焰。

烈焰红唇一勾,明艳无双,她冷笑呢喃,“我的好姐姐,游戏马上开始......”

叮。

姜忆掏出手机,上面一条未读消息提示。

她手指划开屏幕。

祁夜嘉:“宝贝,我寄了一份礼物到姜家,你姐帮你签收了,你去一趟,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惊喜?”

姜忆红唇冷勾。

多熟悉的戏码啊,前世梦魇的开端。

前世,她对这个出身贫寒的钢琴师未婚夫无比信任,因他于她幼时有救命之恩!

十二年前,那场盛宴,火舌吞噬一切,豪宅焦黑,是护着她的小男孩给了她这辈子最大的安心。

从那时,她便誓要嫁救她的人!

自成年宴会上,她从人群中指定了祁夜嘉后,他也不负她所托......她的跋扈任性他都惯着,他将她高高捧在手掌心,她以为他是除了姜父,这世界最爱她的男人。

所以,当他发来微信时,她没有一丝怀疑,欣然“赴死”。

“祁夜嘉,你为何救我,又杀我!”

姜忆眼眸涌上悲怆。

她往虞惟熙卧室走去,一路慢悠悠,从背后看,身姿慵懒,曲线娇美。

刚喝了姜宅管家柳清绮亲自送上的“待客茶”的小混混跟在姜忆身后,亦步亦趋,被姜忆迷得直吞口水。

这姜大小姐身段可真美啊,啧,要是能摸上一把,死都值了。

姜忆含着慵懒明艳的笑,在虞惟熙卧室门前一拐,靠在栏杆边,扭头冷睨贼眉鼠眼的小混混,“你是我姜家的客人?”

小混混瞬间回神。

“这......”

姜忆挑眉,“都跟着我都到这儿了,我又不认识你,怎么,难道你是这里面姜家二小姐的朋友?”

小混混一噎。

对上姜忆那双锋芒又冷艳的眸子,小混混慌了神。

二小姐不说这姜大小姐就是个草包嘛,只会嫌弃衣服不是名牌货,长得丑,根本不会管他是谁。怎么不太对啊!

“不,我不是二小姐的朋友,我迷路了。”

再蠢,也知道不能承认。

小混混还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嘚瑟,谁料,一抬头,却看到这姜大小姐忽地掩唇一笑,美眸氤氲深沉的坏,声音陡然抬高了八个度!

“哦?不是她的朋友吗?那你是谁!”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