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透视狂兵by灯火蓝山在线阅读

大熊 2021-06-11 13:35:18 1
校花的透视狂兵by灯火蓝山在线阅读

全世界仿佛都只剩下这淅沥沥的水流声,徐帆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客厅坐立不安。

他实在无法想象,萧岚这样的尤物,沐浴完披着浴巾走出,会是怎样一幅画面。

“徐帆……”

突地浴室传来萧岚的呼声,徐帆顿时在沙发上坐直了!

该不会是让自己帮忙拿什么内内之类的东西吧?

“岚姐!什么事儿?”

徐帆屁颠屁颠地走到浴室门口,就等着萧岚吩咐。

“对面的钥匙我放在桌子上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你现在可以过去了……”

萧岚的声音如同蚊子呢喃般,很是羞涩,徐帆顿时有些失望,厚着脸皮说道:“岚姐,待会我再过去吧,万一你摔倒了,我在这,还能扶你一把呢。”

“小坏蛋!”

“就想着吃姐豆腐!听姐话,快过去,姐今天累了,要休息了。”

萧岚声音带着几分战栗,虽说徐帆给她的感觉很好,但终究只是第一次见面。

这些年,她一直洁身自爱,从来都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和徐帆的进展,不能这么快……

浴室外脚步声渐渐远去,萧岚慌乱的心跳渐渐平静,披上了浴袍后,她光着粉嫩的玉足,走出了浴室。

“呀!”

看到门口笑嘻嘻的徐帆,萧岚惊呼了声,捂着胸口,一脸埋怨地嗔道:“小坏蛋,你怎么还没走呢。”

徐帆嬉笑道:“还有句话没说呢。”

“什,什么?”

萧岚故作镇定,心中却是慌乱,这小坏蛋,该不会趁着没人在,想对自己使坏吧?

“嘿嘿,岚姐,晚安。”

徐帆说完,冲萧岚招招手,便直接走出了屋子。

砰的一声,大门被带关,萧岚呆呆地看着门口,紧绷的身子渐渐松懈下来,不点自红的朱唇上,一道浅笑渐渐扬起……

“哼,这个小坏蛋。”

……

从萧岚家中走出后,徐帆掏出钥匙打开了对门的房门,走了进去。

这间房比萧岚那小一点,两居室,但装潢家具什么都挺符合徐帆的品味。

在屋里里逛悠了一圈,大致地观察了下后,徐帆满意地点了点头。

前一个租客应该是女孩,将屋子保持着干干净净不说,还带着一股馨香。

今天劳累了一天,徐帆将东西放下之后,光着身子走进浴室,开始沐浴。

双手枕在脑后,徐帆躺在盛满温水的浴缸中,享受着这珍贵的宁静。

在人命如草芥的地底世界混迹了三年,对徐帆来说,舒舒服服泡个澡,远比一麻袋钱更有诱惑力。

受伤前那一役,虽说让蝮蛇重伤逃走,但他全部同党都已被击杀,光凭蝮蛇一人,掀不起太大风浪,徐帆相信,整个地底世界,应该没有再能威胁到白色月牙的人。

如此一来,他也乐得享受接下来宁静的生活。

美女如云,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厮杀,对接下来的日子,徐帆满是憧憬!

渐渐的,泡在浴缸的,疲倦如潮水般袭来,徐帆眼皮低沉,当下就睡了过去。

他多半这会做的梦不错,乃至这会渐渐靠近的脚步声都没能听到。

浴室外,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裙的高挑女人提着一双黑色尖嘴高跟鞋,光着黑丝美腿,小心翼翼地往浴室靠近。

栗色的马尾上,不施粉黛的清新脸庞上,正挂着一道窃喜的笑容。

“可恶的梦月,居然骗我说不在这住了,本姑娘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周可人哼了哼,这会走到浴室门口,小心地放下手上拎着的高跟鞋后,纤纤玉手便悄悄地握在浴室的门把手上。

“嘿嘿嘿!小警花!快把胸前大木瓜交出来!本小姐要好好享用一番!”

周可人飞快旋开浴室大门,坏笑着,张牙舞爪的,就往浴缸内的人扑了过去!

这一惊动!徐帆条件反射般地睁开眸子!眼中精光四射!

眼看着一道黑影往自己身上压来,徐帆下意识锁住对方咽喉,直接将她给压在身下的浴缸当中!

“咳咳!”

这女人这会被水呛到,正不断咳嗽着,徐帆骑在对方身上,两手锁住她,不让她动弹,稍加观察之后,不住皱了皱眉。

这女人并没有武功底子,徐帆回想起之前她的动作,不住一惊!难道这是个女色狼?

长这么漂亮还私闯民宅非礼男人,这得多饥渴!

“哪来的女色狼!居然敢非礼小爷!”

徐帆瞪了骑在身上的女人一眼,他奶奶的,得亏自己没睡死,不然的话,不得被这女人夺了贞操啊!

“啊啊啊!”

周可人这会喘息过来,看到这个骑在自己身上的裸男,顿时吓得大叫了起来!

“救命啊!强奸!呜呜呜!有色狼要强奸人家!”

“……”

徐帆一脸懵逼地看着身下一阵委屈的女人,嘴角不住抽了抽……

这女人闯进来非礼自己,这会被自己制止住了,就倒打一耙,冤枉起自己来了?

“喂!你要不要脸!给我闭嘴啦!”

周可人这会注意到徐帆****的上身布满狰狞伤痕,顿时吓得将嘴巴老老实实地缝上了。

睁大眼睛,一脸怕怕地看了徐帆好一会后,周可人才小心翼翼地张开嘴来,可怜兮兮地说道:“英雄,好汉,你,你不要强奸人家好不好,我,我长得丑!我,我还是平胸!”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的太不靠谱,周可人顿时呜呜哭了起来,道:“放过我吧,我第一次想留给我未来老公的……”

“……”

徐帆骑在她身上,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女人也太聒噪了点吧!

自己才说一句,她哪来那么多废话!

徐帆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等到她害怕地闭上嘴后,便撇嘴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偷偷闯进来,偷看小爷洗澡?”

徐帆警觉性很高,担心这女人这会全是在演戏,双手已经死死制住她,将她压在身上的浴缸内。

若是不将事情给说清楚,他绝不会放开她。

不知为何,这女人突地俏脸泛起红晕,就跟喝醉酒似的,徐帆皱了皱眉,不悦道:“别装蒜啊,快点,老实交代!”

只听得女人弱弱地说道:“英雄,你顶的人家好痛……”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