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病弱娇妃又崩人设了全本小说王爷的病弱娇妃又崩人设了免费章节阅读

大熊 2021-06-11 17:16:51 3
王爷的病弱娇妃又崩人设了全本小说王爷的病弱娇妃又崩人设了免费章节阅读

昏暗无光的竹楼,乌黑皲裂的竹木里弥漫着腐烂酸臭的气味。

地上躺着一个死人。

死人衣衫不整,双目圆瞪,缝隙里的白光落在肌肤上映出极其耀眼的光。

异变陡生。

原本一动不动的死人突然全身剧烈颤抖,喉间发出“嗬嗬”声,紧接着整个身体像按在案板上的受死的鱼一般迅速上弹,又“砰”的砸落地上。

地板早已枯裂,此刻发出难听的“吱呀”声,死人全身痉挛,脚掌内蜷,手指伸进喉间用力扣挖,伴随着强烈呕吐,数不清的泪水滚落下来。

楚冰活过来了。

被车撞飞的剧痛还缠绕在灵魂之间,鼻间似乎还有浓厚的血腥味,肺腑间酸水翻涌,吐出最后一口胆汁的楚冰筋疲力尽,她也顾不上讲究,翻躺在秽物旁。

喘匀了气,楚冰撑着地板爬起来,却惊骇地看到了枯柴一般的手臂以及干枯卷边的地板。

这……是梦里?

她摇摇晃晃从地板上爬起来,一眼瞅见地上扔着一面黄铜镜子,再环顾四周,俱是竹子做成的墙面地板,没有家具,只在中央铺着一个竹席。

楚冰看得是啧啧称奇,揽镜自照才终于把自己吓了一跳。

镜子昏黄映出来一张极度削瘦的脸,眼下黑青一片,偏嘴唇极其红艳,活生生一个深宅厉鬼,反正和自己一点不像。

楚冰作为江市第一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每天和血肉模糊打交道的人也瘆了一下,嘟囔着放下镜子,蹒跚着打开屋门走出去。

开门的刹那间无数阳光涌进来。

屋内的尘粒在阳光下飞舞张扬,皮肤上的阴冷被温暖驱散,楚冰心里升起了一道荒诞感的真实感。

女人的身态轻盈若拂柳,面如金箔,唇色如血,站在大片阳光里满目迷惘不像神徒,倒像恶鬼。

有人自竹楼下拾阶而上,一抬头便看到这副景象,登时愣在原地。

此后数十年乃至死前最后一刻,苗枫回忆往事皆斑驳冗杂,唯独这一刻的惊艳迷幻,永生永世也绝不会忘记。

楚冰也看到了来人。

少年额头上布满细小的汗珠,长发高高竖起,上着一件鹅黄色窄袖花叶火镰短衣,下面是同色花纹长裤,脚上蹬着一双鹿皮短靴。

再典型不过的苗疆人打扮,鹅黄色这般娇嫩的颜色居然被他硬生生穿出了一股活泼泼的少年气。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阶下回过神来的的少年已经兴冲冲地举起手中的布兜邀功:“楚姐姐,你醒了!我给你摘来果子了!”

楚冰看那几粒果子外表红润鲜亮,似乎不错,接过来只咬了一口面目就狰狞起来。

“呸呸呸!怎么这么酸!”龇牙咧嘴的吐出果子,楚冰看着少年没好气的问道:“你谁啊?怎么跑我梦里来了?”

少年听到这话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变得满脸委屈,瘪着嘴递过来一张薄帛转移话题:“这是老村长让我转交给你的落户书。”

楚冰一头雾水,接过来一看中央两个字:楚瑶。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