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我变成了一只猫??》林阳,马晋鹏小说最新章节,一只长毛橘全文免费阅读

大熊 2021-10-09 21:02:38 5
《末世之我变成了一只猫??》林阳,马晋鹏小说最新章节,一只长毛橘全文免费阅读

云沉觉得这个世界变得有点奇怪,无论是自己还是一些其他生物,平静的河面下暗流在涌动。

世界在变化,不,或者说进化。

在昨天经历了变异柑橘树轰动后,今天关于植物变异事件多了起来。

云沉和林阳早上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都听到旁边同学在讨论说实验室的小网站怎么长得那么大个。

“沉沉,你跟你讲昨天我在校园论坛刷到那树把我吓一跳。”林阳啃着酱肉包含糊不清说道。

云沉看他那没吃过饭的样,皱了皱眉说道:“咽下去了在讲话。怎么,你还怕树?”

“不是,沉沉你不觉得那树长得奇怪嘛?”林阳拿起豆浆猛喝一口把嘴里的包子咽下去,然后腾出手来像抽鸡爪疯一样比划,“你看到没,那么奇怪,那气根,柑橘树怎么会长气根呢,基因突变也得有个限制吧,我看肯定是出了事。”

“昨天,我实验室的结果不正常。”云沉冷静的说道。

“嗯??不是吧,虫也基因突变了吗?”林阳不敢置信盯着云沉。

云沉没回答他的问题,直接说道:“过会你去上选修课的时候,帮我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生物发生了变化。”

李阳:“好的吧。”

“注意安全。”

田间四号楼,昨天云沉收集的被茧蜂寄生的蚜虫,已经羽化,在罐子里飞来飞去,少部分在重叠着交配,与上一代寄生蜂相比,体型更大,雌虫尾部的产卵器更长,在光下反射着黝黑的光。

“云沉,你刚好在这里,我有事跟你说。”

云沉拿着夹子正想抓一只寄生蜂出来细看,听到老师的声音站起身来,“怎么了?老师。”

云沉这学期刚开学就分配了一个导师,是一位国际知名的昆虫分类学家,名叫禹和风。

禹和风面色凝重,说道:“上面发文件要求一些大拿去华科院做实验,我也收到了。”

禹和风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收到一些消息,说是不少植物和昆虫发生了异变,并且现在不可控。”

“已经不可控了吗?”云沉说。

看到云沉没漏出意外的表情,禹和风脸上才有了点笑意,“我知道你聪慧,我相信你也发现了吧,最开始从原始森林等物种丰富的地方开始,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亦或是昆虫都发生了一些异变,是好的方向还是坏的方向还不确定,现在都暂无攻击性,未来的情况还不好说。而且,听说上面已经发现了人的异变。”

云沉睁大了眼睛,在没人注意的地方,瞳孔像猫一样缩小,“人的异变?”

禹和风好笑的看着云沉惊讶的样子,“这么吃惊干嘛,动物植物都可以,人也只是动物的一种罢了。但是具体是什么异变我也不太清楚。”

云沉抿了抿嘴,想到了自己变得敏锐的听力,没说话。

“好了,我也该走了,具体的消息相信官方也快发布了。”禹和风说完后急匆匆离开了。

“叮咚”

【2018植保一班】

辅导员-周:@全体成员【安全提醒】:昨天,农学院同学三名同学去围观园艺学院的同学的柑橘树后,晚上发现严重过敏,已送往医院进行救治。

一、同学们专注自身,好好学习,不要去随意参观其他实验室的实验材料。

二、若同学发现身边有生物发生一些类似变异的情况,请及时报告学校,可拨打后勤处值班电话(123456)联系处理,若数量众多,需同时报告领导,联系方式:15923456789。

三、如出现其余各类特殊意外情况,请第一时间联系各班级辅导员。

史阳云:咋回事啊!

马晋鹏:我就说昨天那棵树看着不太科学猫猫惊呆.JPG

张修谨:你是不是傻,可能是人家实验做的基因突变的。

班长-周芙:我去打听了一下,听说过敏老严重了,昨晚上连夜送医院去了。吓得农学院和园艺学院的辅导员全被抓起来连夜开会。今天估计整个院的同学还得开会。

江志勇:熊猫摊手.JPG

马晋鹏:熊猫摊手.JPG

姜初:熊猫摊手.JPG

林阳:小猪悲伤.JPG 那岂不是不能去偷水果吃了?

植保院牌面-云沉:@林阳叫你做的事情做完了?

云沉一冒泡,窥屏的女同学们在班级群里瞬间活跃起来。

明沛竹不怕虫!:@沉沉,我们一起去野采吧!我帮你抓虫!

梁静晴:@明沛竹不怕虫!你抓个屁,你每次都不敢动手,叫得跟动医院那边做实验的猪似的,还得让我来。

宋从彤:沉沉和我去吧,你站窝旁边看就好了,嘿嘿流口水.JPG

刚入学那会,接待新生的学姐看到云沉那叫一个惊为天人,更是在论坛开了十个帖子夸,夸得那叫一个文采斐然,滔滔不绝。

后来,就凭借着一张绝美戏蝶图夺得X农大校草头衔,那张图拍得确实不错!云沉清冷的表情,精致的眉眼,微微低头看着指尖的一只蝴蝶,蝴蝶振翅欲飞,浓密纤长的睫毛投下的一片扇形的阴影都清晰可见,不似凡人也。

在照片传上论坛后云沉收到的骚扰不尽其数,大学城那么小,一点消息都满天飞,连离农大最远的体院都听说农大又出了一个美人,当然,第一个美人是动医院的林洲。

体院甚至有同学组队来参观云沉,搞得云沉不胜其烦,能躲就躲,导致云沉每次去上课都走学校的小道。植保一班的同学每次看到云沉上课时都从隐蔽的小道蹦出来,像只无声无息的猫一样,然后云沉有获得了一个新称呼,沉喵。

然后被室友傅邈和顾延笑了一天,这软绵绵的称呼。

当然,林阳悲伤的表示:是我不想笑吗,是我打不过沉沉啊呜呜呜

后来云沉听说林洲曾经也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但和云沉的不一样,体院的行动一次围观后偃旗息鼓了,原因未知,但体院至今流传着一个美人可以单手按住一只羊的传闻。

在传闻传回农大后,农大的同学也曾在网上对体院发出了看不起怂人的攻击,“嗤,美人按羊能叫按羊吗,懂不懂欣赏?”

这件事以后,植保一班的同学们总算发现了,云沉虽然看起来性格偏冷,心肠却软的很,一般的请求都不会拒绝。云沉也因此也慕名去看过林洲一次,188的个子,肌肉分明,与云沉的精致的美不同,林洲的美极具攻击性,像一把锋利的刀,认真盯着人的时候像是被野兽捕食的眼神盯上。至此,云沉都没想明白,体院的人到底怎么敢得。

“沉沉,我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手机上方,林阳顶着傻狗头像,带着这句话一闪而过,云沉顺手点开后。林阳又接着发了一张图。

图片上半部分桃湖右侧的荷花池,荷叶青翠,荷花娇艳,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图片的下半部分,本应该是清澈的湖水和荷花荷叶挺直的茎,但图上却可以看见,除去荷叶的根茎外,在湖底下面还伸出了一些黑色丝状的东西,一团又一团,既像是植物的细根,但又带着一点动物的特征。

“这也太恶心了,我还以为是头发呢,结果看到在动!”

“吓死宝宝了.JPG

云沉:“在哪儿,我就过来。”

林阳:“就去水叡楼挨着那条桃湖的那条路。”

云沉:“一会儿就到。”

十分钟后,云沉和林阳蹲在桃湖岸边对着一团头发丝样的不明生物面面相觑。

林阳从旁边绿化带里折了根树枝,从湖里戳起来一坨细丝,这才发现这细丝其实是细细的虫。虫体软软的,呈黑色,粗细也与头发丝差不多,身上有一个接一个凸起的环节,但活动力不强,在林阳把虫挑起来放在一片大叶子上的时候,也只是头端在轻微地扭动。

“沉沉,你说这是啥啊,之前没见过啊?”林阳边用树枝戳着虫边问道

“不知道。”云沉仔细观察了一下,“目前看起来没啥危险。”

林阳吓一跳,扔掉树枝差点跳起来,“啥?还有危险?”

云沉:“不然呢,你说为什么昨天那园艺学院那三个人就严重过敏了,你不会以为刚好三个人的过敏源一样吧?”

林阳傻傻的点点头,说道:“是啊!”

云沉沉默了一下,看着林阳的目光变得慈爱。

林阳看到云沉这目光,抖了抖满身的鸡皮疙瘩,“沉沉你,你这什么眼神?”

云沉:“关爱的眼神,林阳你这么傻活这么大一定很辛苦吧。”

“沉沉你不要以为长的可爱就不会挨打!”

“你打不过我。”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