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僧的强大超乎你想象》老渔翁小说免费阅读,陈玄奘,刘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大熊 2021-10-09 21:01:14 6
《贫僧的强大超乎你想象》老渔翁小说免费阅读,陈玄奘,刘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这个系统要是升级到圣人……得需要海量造反点啊!”

陈玄奘感慨一番,随后消耗1000造反点进行了升级。

“轰隆”一声,

陈玄奘金仙四层了,

身上的气势再次增强。

且说陈玄奘正自感慨之时,法明方丈的喊声响起:“玄奘!玄奘!”

陈玄奘叹了口气,从地上站起,躬身行礼道:“师父。”

法明方丈脸上的惊骇之色还未散去,看见陈玄奘总算应了自己呼唤,不由得松了口气,随即问道:

“玄奘,你是何时学得如此神通?竟成为仙人?”

陈玄奘道:“师父,弟子今日念经之时,忽有无上伟力临身,叫弟子觉醒了前世记忆,想是宿慧吧?”

法明方丈瞬间倒吸一口凉气,脸上露出极度震惊的神色。

宿慧,先天聪慧,那可是非大佛缘不可得啊,只有大能转世之人才会拥有宿慧。

但随后,法明方丈脸上又露出忧色。

刚刚玄奘渡劫之时,挑衅上天,还骂出“贼老天”这等大逆不道之言,该不会是被天魔夺了舍?

可被天魔夺舍之人,绝不会如此平静谦和……

就在法明方丈心念电转之时,陈玄奘却忽然跪了下来。

法明方丈大惊道:“玄奘,你这是何如?”

陈玄奘眼泪双流道:“前些日,有一酒肉和尚说弟子是无父无母,孽障一头……”

“胡言乱语!”

“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谁人会无父无母?”

法明方丈怒发冲须,随后又叹了口气道:“非是师父不说,只是你已入佛门,本应斩断烦恼根……啊不,是烦恼丝。”

陈玄奘道:“请师父成全,否则弟子意难平。”

法明方丈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却化为一声叹息道:“你随我来。”

随后,陈玄奘就跟着法明方丈来到一处禅房,法明方丈从梁上取一小匣儿,付与陈玄奘。

陈玄奘将小匣儿打开,取出血书读之。

那上面便是陈玄奘之父,江州知府陈光蕊和母亲殷温娇被刘洪、李彪谋害的经过。

作为转世党,陈玄奘虽知前因后果,但面上仍哭倒在地道:“父母之仇,不能报复,何以为人?容弟子去寻见母亲,然后头顶香盆,重建殿宇,报答师父之深恩也!”

法明方丈无奈,只好细细叮嘱他要小心行事。

…………

金山寺离江洲城不远,属于远郊和市中心的关系。

且说陈玄奘离开金山寺后,便径直奔向江州府,边走还暗自思量:

这个刘洪杀掉陈光蕊后能坐稳江州知府,而且事情败露后竟然需要李世民钦点御林军捉拿,绝非一般人。

还有,

陈光蕊可是被他杀死在洪江的!

洪江龙王藏了陈光蕊尸体魂魄十八年,却不报案?

刘洪!洪江!

这个刘洪和洪江龙王到底什么关系?

想到这,陈玄奘的眼神中透出一股杀气。

感受着自己块垒层层的肌肉,如刀刻般紧实的身躯,爆炸般的力量……

陈玄奘自信地握了握拳头。

管你们什么关系!

老子可是金仙四层强者!

砂锅大的拳头,你可见过?

来到江州私衙,正值刘洪外出,殷温娇欲找和尚抄佛经之时,陈玄奘便顺理成章进了私衙。

私衙内,殷温娇望着眼前的陈玄奘好似与丈夫一般,不由得问道:

“小师父,你是自幼出家还是中年出家的?姓甚名谁?可有父母?”

陈玄奘:“妈……”

殷温娇:“…………”

殷温娇:“你这孩子,怎地胡乱认妈?”

陈玄奘呵呵一笑,拿出了“血书汗衫”。

这“血书汗衫”本就是殷温娇生下陈玄奘时留的信物,此时一见,殷温娇立即哇哇痛哭。

陈玄奘望着泣不成声的母亲,再次叹息。

良久,殷温娇止住哭声,惶急道:“我儿,你快跑,要不然那刘洪回来就得害你性命。”

陈玄奘摇头道:“母亲无需担心,如今我修为大成,等闲之人绝非我敌手。倒是我有一事相询……”

殷温娇道:“何事?”

陈玄奘道:“你们可有孩子?”

殷温娇面色一红道:“没有,你问这干嘛?”

陈玄奘没有接话,只是暗道“果然如此”。

…………

黄昏,

太阳已渐西沉。

西风怒嘶,暮霭渐临。

江州城内,

江州城隍和刘洪在一茶摊安静地坐着。

刘洪望了望血红的太阳,不耐烦道:“我说城隍,这陈玄奘还没离开江州府邸吗?”

城隍很无语,

这个陈玄奘可真讨厌,

脑袋被门挤了?

都快特么在江州府待一天了,就不怕刘洪回家发现他,给他宰了?

刘洪也很无语,

自己身为洪江龙王的龙子,却硬生生在江州装了十八年知府。

龙性喜水,所以刘洪在陆地上生活十八年很难受。

龙性喜淫,所以刘洪守着殷温娇这样的大美人却不敢动,更加难受。

毕竟观音菩萨可告诫过自己,他刘洪的任务就是装恶人,成为陈玄奘的第一难。

等到陈玄奘回去搬来朝廷救兵,把自己在洪江边那么一斩……

自己灵魂再往洪江那么一钻……

自己就功德圆满啦!

到时候混个罗汉位置,比自己老爹洪江龙王可要牛掰不少!

但若是动了旃檀功德佛的老妈……

恐怕……自己非但当不上罗汉,就连小命都不保啊!

想到这,刘洪忍不住埋怨道:“这个陈玄奘,你丫倒是赶紧回长安搬救兵去啊!”

然后,

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我擦……”

城隍忽然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吓了刘洪一大跳。

刘洪忍不住埋怨道:“我说城隍啊,你怎么说也是地仙,发生啥事了,叫你这么沉不住气?真给你们镇元子丢脸!”

只见城隍激动地喊道:“殷殷殷殷殷……”

刘洪无语道:“你怎么说话还磕磕巴巴了?慢点说话。”

城隍道:“我我我我我……”

刘洪怒了,一个大嘴巴打过去道:“好好说话,别特么老想着水字数。”

城隍道:“哦……”

城隍道:“陈玄奘带着殷温娇跑了!”

刘洪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好好说话不行吗?”

刘洪说着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噗……”

刘洪猛地把茶水喷到地上,大喝道“啥玩意?殷温娇跑了?”

“我擦……”

相关Tags:生活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