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于家暴的伤害:就必须张扬女性意识

2021-10-29 21:27:37 7
2001年播出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是不少人的童年阴影。这部电视剧前所未有地以家庭暴力为主题。虽然剧中屡屡出现的家暴场景,多使用了借位、远景等拍摄手法,但效果依然相当可怖,给观众带来极大的心理冲击。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海报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海报

冯远征饰演的安嘉和集阴鸷、扭曲、恐怖、暴戾于一身,成为荧屏上经久不衰经典反派形象。每年的国际反家暴日,安嘉和的剧照就成了各大媒体的标准配图。
冯远征的自嘲
冯远征的自嘲

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有这样一个刻板印象,认为家暴主要发生在经济发展落后、文化水平不高的地区,施暴者也是一些“大老粗”。《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一上来就打破这一刻板印象。
安嘉和是一名高级知识分子,是医院里前途无量的外科专家,是他人眼里的谦谦君子,也曾是妻子梅湘南以为的完美丈夫。
安嘉和是前途无量的医生
安嘉和是前途无量的医生

梅湘南少女时期曾被强暴,多年后该强奸犯越狱出逃,并将蜜月期中的梅湘南绑架了36小时。安嘉和对梅湘南的过往后知后觉,表面上他怜惜妻子的遭遇,实际上猜忌的种子疯狂生长。
第一次家暴发生在梅湘南被解救后,安嘉和一直追问这36小时里梅湘南是否有发生了些什么。两个人起了争执,安嘉和盛怒之下将梅湘南推倒在沙发,并打了她多个耳光。这一幕恰好被对面楼的摄影师记录下来。
安嘉和第一次家暴
安嘉和第一次家暴

有了第一次家暴,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安嘉和的家暴越来越习以为常,只要他有猜忌、怀疑或者不满情绪要发泄,他就会对梅湘南动手。暴力指数也在不断升级。从言语侮辱、甩耳光,到更严重的毒打,第二次家暴梅湘南就口鼻流血、鼻青脸肿;再来就是拳打脚踢,第三次家暴梅湘南肋骨骨折;最严重的一次,梅湘南从楼梯上摔下,不幸流产且大腿骨折……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总共23集,直接出现肢体家暴的场景就有6集,还不包括精神家暴、性家暴等。
童年阴影
童年阴影

梅湘南为何没反抗?对面楼的摄影师看到安嘉和家暴后安抚梅湘南时,他对着录音机说下这段著名的台词:“也许今天的拥抱意味着明天的和解,不,家庭暴力就是在女人这种妥协之下才步步升级。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
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
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
免于家暴的伤害:就必须张扬女性意识
梅湘南也是一个知识分子,她是中学化学教师,她知道家暴是错的。但因为对安嘉和的爱,因为所谓的“自尊”,她选择在一开始原谅安嘉和、包庇安嘉和。甚至听从安嘉和的建议从学校辞职,这让她进一步失去了自主权和独立性。这的确是梅湘南的软弱性。
梅湘南是一名教师
梅湘南是一名教师

不过,梅湘南也绝非那一类一味逆来顺受、彻底失去反抗意识的女性。她先是向妇女救助热线求助,被安嘉和发现并再次家暴后,她对安嘉和彻底死心,从家庭逃离,寻求街道办事处、警察、法院的帮助,坚决提出离婚。
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接待过不少像你这样的人,最终往往都是女方不想离婚。”梅湘南说是她要离婚,男方不同意。工作人员说单方面提出离婚就没这么容易了。梅湘南质问:难道就不考虑家庭暴力因素吗?工作人员说:“这就是司法范畴的问题了。”
社区的看法
社区的看法

梅湘南去派出所。民警问打得严重吗?“要是打得不重,我们一般不管。主要这种家庭内部的事情,不太好管。”除非打得重了,到医院拿诊断证明,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他,或以不起诉作为离婚的条件。
派出所的看法
派出所的看法

两个人上了法庭,安嘉和自然是不同意离婚,法官说这种情形不好判,只能半年后再起诉一次。“三次起诉时间累计起来,最快的也要一年以后,不过凭我的经验,一年以后几乎没有人再来了。”梅湘南质疑,这就叫调解?法官说:这是对婚姻的尊重,这是保障双方权益。梅湘南回应道:“我什么都不要,我的利益就是保证自己的安全。”她最终还是没能成功离婚。
法官的看法
法官的看法

显而易见,这些公权力机构均没有起到应有的救济作用。这与20年前对家暴的落后认知是相关的,即大部分人认为:家暴是家务事,外人不好干涉。
人们的无知、无视与冷漠旁观,助长了家暴者的嚣张气焰,他们有恃无恐;受害者长期的孤立无援,就会导向习得性无助,甚至默认了悲惨的命运。
换句话说,有些女人成为“弱者”,不见得是她们天生脆弱、缺乏勇气,而是她们缺乏支持,自救无路、求救无门。
梅湘南最终还是从安嘉和的魔爪中挣脱而出。除了梅湘南自觉的女性意识、屡次主动外逃外,还在于她的运气并不总是那么坏。
她恰好有一个经济独立、思想独立的好闺蜜刘薇,总在她陷入泥淖中伸出援手,始终给予梅湘南精神上的支持;也恰好安嘉和家暴时被摄影师拍下;恰好梅湘南身旁有郑同的鼓励和陪同;恰好安嘉和的弟弟安嘉睦是个大义灭亲的好警察……这些偶然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安嘉和多行不义必自毙,梅湘南走出家暴的梦魇,收获她的幸福。
但假如她没有这些支持呢?
剧中,安嘉和的第一任妻子张小雅形成梅湘南的对照。梅湘南所经历的家暴,是张小雅所曾经经历的,并且张小雅被家暴的次数更多、时间更长;她多次被安嘉和打到骨折,医院里她的病历本有满满的就诊记录。
差别在于,她始终沉默,她把所经历的一切都写在日记本里,未向外界诉说、也未向外界求助。在终于不堪忍受安嘉和的猜忌和暴力后,她精心布局了自己的死亡,至死仍在维护安嘉和。她的生命定格在26岁,她痛苦的遭遇成为秘密。
安嘉和的前妻张小雅家暴后选择自杀。
安嘉和的前妻张小雅家暴后选择自杀。

梅湘南没有成为下一个张小雅,但现实生活中不时发生的家暴引发的悲剧,提醒着我们当下仍然有“张小雅”。要让女性免于家暴的伤害,就必须张扬女性意识,必须让反家暴法长出牙齿,必须让人身保护令切实发挥作用,必须让施暴者受到严厉的惩戒,必须提升离婚起诉中的家庭暴力的认定率……私人救济有限度,必须有社会救济托底。这是一个系统性防治工程,仍需要全社会的持续关注和不懈努力。
有些可惜的是,20年过去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竟然“后无来者”,类似的创作几乎绝迹。但这部剧放在20年后的今天一点也不显得过时,其对家暴探讨的深度与广度,至今仍有启示意义。这样的经典老剧,倒很适合每年反家暴日前后,都拿出来推荐一番

相关Tags:女人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