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插美女少妇 同学新婚之夜小说辣文

晴空 2021-11-15 21:46:13 10

很湿很爽的短文 宝贝叫出来好不好


    站在KTV门口的顾千苇和徐然也懵了。


 抽插美女少妇 同学新婚之夜小说辣文

    顾千苇扶额:“这只猪,认错人了!”


    说着,就赶忙朝火锅店门口去,可瞥见亲爸的脸色,他吓得又顿住了脚步。

    顾勇脸色铁青,反手就把巡逻民警腰间的手铐拎了出来,侯敬眼疾手快,赶忙拦他。

    “顾支顾支……”

    陌生的躯体贴过来,程寂本能的烦躁和抗拒,差点直接把人扔出去,末了又忍住冲动。

    他眉头紧蹙,耐着性子,手握住女孩的肩头要将她推开时,眼睛忽然被路边掉头的车灯晃了下,下意识闭眼再睁开,视线垂落。

    刚下过雨的地面湿漉漉的,路灯昏黄的光线照在路面的小水洼上,折射出点点光亮,像是一个个小小的月亮。

    他无端晃了一下神,迟疑了几秒。

    他没回头,并不知道在他迟疑的这短短几秒间,被后面的刑警同事脑补成什么样了。

    刹那回神,他便握住女孩的肩头把她推开。

    这边程寂刚把人推开,顾勇就擒住了他的腕子,拿手铐指着他,像是气急了:“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她还没成年呢!身为执法人员你这是知法犯法!”

    程寂神色平静:“我不认识她。”

    “顾爸!”

    顾勇刚想开口就被女孩雀跃的声音打断,一口气哽在胸口,他戳了下穆望舒的脑袋,语气严厉:“站好!别嬉皮笑脸的。”

    穆望舒立马一脸乖巧状,站得笔直,系个红领巾都能直接变身根正苗红的小学生了。

    顾勇开始审问:“他是谁?”

    “我爸爸——”穆望舒说着仰头看过去,话音戛然而止——

    她的表情变得茫然,纳闷:“你是谁?”

    一瞬间她忽然又想明白了似的,猛地一抬手直指他的鼻子:“你竟然敢冒充我爸爸!是谁指使你的?有多少同伙?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程寂:“……”

    女孩警惕的往顾勇身边挪,又抬手指向程寂,告状似的:“顾爸,他冒充我爸爸,抓他!”

    程寂:“……”

    顾勇这才闻到轻微的酒味,皱眉:“喝酒了?在哪喝的酒这是?哪个商家敢卖酒给未成年人?”

    “唔。”许是问题太多,穆望舒一时没想明白,歪着脑袋在思考。

    想到她喝醉了,作为老刑警的顾勇忽然明白了什么,看了眼程寂身上的T恤。

    衣服是穆弘毅下了命令让他换上的,小刑警第一天来报道,也没在单位准备其他衣服,临时出任务警服被雨淋湿了,沾的都是泥巴,总不能一直穿着湿衣服,穆弘毅就让小伙子先换上了他的衣服。

    顾勇顿了顿,抬眼:“顾千苇,你给我滚过来!”

    顾千苇咽了咽喉咙,走了过来,讪讪笑道:“爸。”

    这儿人多,顾勇没再说什么,只说:“把小舒安全送回家,回去我再收拾你!”

    顾千苇怂怂的:“不是,爸,她忘带钥匙了,穆爸呢?”

    顾勇:“你穆爸在局里有点事,你先把小舒送回去,我给你穆爸打电话。”

    顾千苇得了命令赶紧就拉着穆望舒溜,他是真不想再留下挨训。

    -

    穆望舒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有昏昏沉沉的宿醉感。

    她记得昨晚和顾千苇一起坐在鞋凳上等爸爸,后来她靠着鞋柜睡着了,再后来就不知道了。

    打开手机,看到有顾千苇发来的语音。

    “穆望舒,你欠我的拿什么还!”

    “你是睡舒服了,我挨了我爸一晚上训。”

    “不止我,还有那个刑警叔叔,你拿什么还!”

    “昨晚我爸差点把人拷起来。”

    “穆望舒,你以后喝酒别拽着我。”

    穆望舒:“……”

    虽然……但是,酒确实是她自愿喝的,为了躲惩罚拥抱。

    穆望舒回复他:“请你吃饭,地点你挑。”

    顾千苇:“穆望舒,我的两肋已经为你插刀插成了筛子,你就一顿饭打发我?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穆望舒:“那您想怎么样呢?”

    顾千苇故意卖惨:“我的零花钱都被我爸扣了,连演唱会的门票都买不起了。”

    穆望舒懒得多纠缠:“行行行,给你买,退下吧。”

    “得嘞!”

    穆望舒按灭手机屏幕,起身去客厅喝水,家里没人,爸爸应该已经去上班了。

    昨晚的事情她记的,就是对人的印象有些模糊,只记得熟悉的顾爸和侯敬叔叔,对于在场的其他陌生人,还有那个被她撒酒疯的倒霉刑警,她已经记不清模样了。

    当时脑子不清醒,现在想想,真尴尬!

    昨天果然是运势不佳不宜出门!

    穆望舒捂脸懊恼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拿起一看,是妈妈发来的语音。

    妈妈说演出临时变动,要提前回来,下午的航班到达康城。

    穆望舒一个激灵,立马起身收拾房间,检查花瓶里的花。

    她妈妈是一个很有浪漫情怀很注重仪式感的人,家里一定要有鲜花,

    花瓶里的花还是妈妈走之前插上的,现在已经枯萎了,她和爸爸都没想起来去换。

    穆望舒赶忙把枯掉的花扔进垃圾桶,拿出手机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妈妈常去的那家花店的联系方式。

    好在她知道地址,洗漱完,换了衣服就匆匆出门了。

    -

    不得不说,气象也有准确的时候,说昨天出梅,今天的天气就真的不再阴沉。

    虽也没有艳阳高照,但多云的天气更适合外出。

    花店在商业街出口的拐角处,店面不大,鲜花的品种很多。

    买了妈妈常买的百合、洋桔梗和满天星,她又买了几支康乃馨,作为迎接妈妈出差回家的礼物。

    从花店出来,天忽然晴了,阳光穿透云层倾泻而出。

    穆望舒怕晒,也懒得再穿过商业街去公交车站了,拿出手机准备打车。

    她没带伞,只能举着花束挡太阳,路过商业街后面的巷口时,听到有吵嚷声,她下意识顺着声音看过去——

    胡同里,几个痞里痞气的小混混正在围殴一个男生,那男生倒在地上,双膝缩在胸前,双手抱着头,身体几乎蜷成一团,几个小混混嘴里骂着脏话,还在对他拳打脚踢。

    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穆望舒心里莫名的慌乱,赶忙退了两步躲在巷口的墙边。

    墙边堆着几块砖头,正好被她踩在脚下,她低头看了看,蹲下搬起一块。

    想冲出去,又没有胆量,更没有实力。

    从小穆副支就告诉她,见义勇为是好品质,但见义勇为之前要先衡量好自己的能力,是不是真的能帮到那个需要帮助的人,不能帮不了别人还把自己折进去。

    这种情况,她显然是对付不了那几个小混混的。

    报警?

    来不及了呀!

    等附近派出所的民警赶过来,人早就该被打死了。

    管不了了!

    穆望舒把砖头一放,打开手机视频软件,快速的找到之前看过的一个警匪片,进度条拉到出警的情节,然后调大声音。

    随着手机里警车的鸣笛声响起,她躲在墙后面大喊:“警察来了——”

    话音还没落下,由于慌乱,脚下没踩稳,从砖块上跌下来,重心前倾,一个趔趄,步子正正好好迈到了巷口中央。

    怀里抱着一大束花,手机也没拿稳,“啪”的一声摔在了脚边。

    几个作势要跑的小混混,齐刷刷转头看她,动作迟疑的顿在半空,就在这时,手机里的警笛声停了,响起“砰”的踹门声,紧接着是演员对话——

    “别动。警察。手举起来!”

    穆望舒:“……”

    完蛋!

    穆望舒慌乱的忘记要跑,站在原地小腿肚直打颤。

    躺在地上的少年忽然嗤笑了声,几个小混混也反应过来,发出一阵嘲笑。

    “小妹妹,想美救狗熊啊?”

    “警察来了——警察呢?”

    “哈哈哈哈哈……”

    “小妹妹,这么想救他,那你过来求求哥哥。“

    其中一个小混混说着,就朝她走了过来。

    穆望舒害怕的不行,求生本能告诉自己应该要跑,她两条腿打着颤,正要迈开步子,朝她走来的小混混突然停住了脚步,轻浮的表情也有些僵。

    与此同时,一道阴影从她背后覆盖过来,将她笼罩。

    穆望舒下意识回头——

    一个穿着夏季警服的男人站在她身后,身型高大孤拔。夏日骄阳热烈,太阳光线从斜后方漫过他的眼角眉梢,在睫毛上染了一层蜜色,却未在他的眉眼间沾染上丝毫温度,让人感觉,冷寂而又锋利。

    男人并未垂眸看她,目光笔直落在巷子里,薄唇轻启,出口的声音沉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