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舒服的一次 |几个人的手不停的在身上游走

2021-11-26 10:11:57 3

李耐笑吟吟地应了一声,关门拉窗之后,便带着杨小雪进了里屋。

杨小雪俏生生地杵在原地,臻首微低,俏脸泛红,双手放在身前轻轻搅动着,看起来紧张极了。

杨小雪虽然不施粉黛,但长相不比城市里那一个个浓妆艳抹的美女差,而她身上那种清纯羞涩的气质,也是一般庸脂俗粉完全不具备的。

灯光昏黄,气氛暧昧,杨小雪的眼神闪动着,光洁的额头也因为紧张而沁出了丝丝细汗。

这般好似出水芙蓉的美景,让李耐不禁有些看痴了。

“你愣着干嘛?”

见李耐在发呆,杨小雪红着脸翻了个白眼嗔道,更显风情万种,就如同一只等不及让人采摘的蜜桃一般。

李耐这才回过神来,笑嘻嘻地指了指里屋的大炕:“嗯嗯,咱们现在就开始,你先躺炕上去吧。”

杨小雪心脏怦怦直跳,紧张到了极点,但还是按照李耐的话,脱鞋躺在了炕上。

李耐心动不已,快步走来在她身边坐下,开始上下打量这位村花。

杨小雪今天没有穿袜子,双脚小巧玲珑,雪白晶莹,就如同一件完美的工艺品般,让李耐有种想要好好把玩一番的冲动。

因为要下地的缘故,杨小雪穿着很是朴素的粗布衣裤,但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双腿交汇处,有着一处微微鼓起的神秘地区,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眼神一片火热。

“李耐,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不然我就去村长那里告状!”

杨小雪闭上了眼睛,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睁眼,认真地说道。

她的可爱模样让李耐哑然失笑。

既然答应了自己这所谓的“免费检查”,就相当于是给了自己光明正大吃豆腐的机会,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之后的一切行为,都能解释为“检查身体”。

然而为了让小雪放心,李耐还是脸色一正应了一声,前者这才点头,旋即缓缓闭上了双眸。

“我先用我家祖传的按摩法来帮你按摩一遍,检查有没有外伤。”

李耐心中暗喜,说了一声之后,便缓缓将手向炕上躺着的绝色尤物伸去。

李耐采取了从下到上的顺序,先轻轻抓住了小雪的一对玉足,然后抱入了怀中。

杨小雪的玉足入手温润,柔弱无骨,一丝异味也没有,反倒有种迷人的芬芳,令人心醉。

好在李耐的定性够强,否则的话,真想直接那十个晶莹剔透的可爱脚趾给……

忍住了心底的冲动,李耐开始用手轻轻按摩小雪的脚掌,那双柔软的玉足在他手中不断被按摩着。

“嗯……”

被李耐摸索着小脚,杨小雪只感觉有热流从双脚传遍全身,那股微微的酥麻之感,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小雪,你的脾胃有点不好,平时要多注意饮食啊……”

“肝火也比较旺盛,少吃辛辣油腻,多吃水果蔬菜。”

李耐絮絮叨叨地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停,翻来覆去地按摩着那柔软的小脚。

在李耐一双大手的揉弄下,杨小雪俏脸绯红,舒服地紧闭双眸,娇躯紧绷,时不时就会从鼻腔中哼出一两声惹人遐想的低吟。

在这种诱惑下,李耐的呼吸也逐渐沉重了起来,那处有了反应。

“小雪,把衣服脱了吧,可以全身检查了。”

咽了口吐沫,李耐目光火热的轻声说道。

杨小雪此时已经尝到了甜头,听到李耐的话也只是稍微犹豫了片刻,便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开始脱衣。

上衣,裤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杨小雪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剥落,最终只剩下了最贴身的胸衣和内裤。

杨小雪的皮肤极白嫩,如同羊脂玉般,泛着动人的光泽。因为害羞的缘故,她双手环在胸前,遮住了那挺拔的丰满,长腿微微夹紧,包裹在布片中的神秘之处若隐若现。

这具几近完美的娇躯李耐幻想了许多年,今天终于得见。

“躺好,我帮你检查身体。”

李耐的声音有些颤抖,杨小雪更是羞臊的不敢多言,脑子一片空白,李耐说了,她便照做。

娇躯火热,李耐的心头更热,他的一双大手开始在杨小雪娇躯上游走起来,从小腿开始逐渐往上,紧致的大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

杨小雪年纪不大,胸部却发育的异常成熟,手掌缓缓覆盖,即便被胸衣所包裹,李耐还是感觉到了极度的柔软和弹性。

反正也到这一步了,一不做二不休,李耐忽然间张开双掌,直接伸手过去,然后开始轻轻摸索了起来。

杨小雪如同喝醉酒般俏脸酡红,随着李耐的动作,小腹处也越来越热。

“小雪,舒服吗?”

李耐问着,一只手开始去扒杨小雪的胸衣带子,另一只手也顺势向她下面伸过去。

“不要……”

似乎察觉到了李耐的意图,杨小雪忽然间用腿夹住了李耐的手,睁眼看着他,美眸中满是哀求之色。

“小雪,放轻松,这是在帮你检查身体,你没看到之前桂芳嫂也是这样嘛?”

李耐急忙轻声安抚道。

“唔,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占我便宜……”

杨小雪的眼神再一次迷离了起来,如同梦呓般喘息着说了一声后,夹紧的双腿缓缓松了开来。

没有了束缚,李耐心中一喜,大手直接覆上……

最舒服的一次

杨小雪高亢的叫了一声,娇躯弓了起来,甚至在微微颤抖。

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飞上云巅一般!

着魔一般,李耐把指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这股味道将李耐内心的火种彻底点燃,他将手掌竖起,然后开始在那里轻轻动作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将小雪的肩带拽下。

李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上了手指,伸向……

“李耐,不要这样……”

触电般的感觉让杨小雪身体簌簌颤抖着,混乱的意识竟然出现了片刻清醒,挣扎着想要推开李耐。

然而李耐早已把住了她两处命门,只是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和力度而已,杨小雪便全身绵软,泄去了全部力气。

上下其动,杨小雪这种未经人事的处又怎么受得了?

李耐沉重的呼吸声,杨小雪接连不断的哼唧声响成了一片,连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李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小雪已经完全身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小雪,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肿痛?”

喘着粗气,李耐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捏了捏杨小雪的柔软。

 最舒服的一次 |几个人的手不停的在身上游走

杨小雪早已迷失,轻轻点头。

“这是病,得经常按摩才能治,以后我可以帮你。”

李耐声音低沉,站在地上,用手肘分开了杨小雪的双腿,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握住了杨小雪。

触电般的感觉让李耐一哆嗦,忍不住微微挺身,没想到竟然碰到了那个地方。

“嘶——”

李耐倒抽一口冷气,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泄如注的冲动,还好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杨小雪早已经迷失,玉颈高仰,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李耐的腰身还往回勾了勾。

“小雪,舒服么?”

李耐问道,杨小雪红润的小嘴微张,轻轻点头。

“脱了吧,我给你做和桂芳嫂一样的检查,好不好?”

“嗯……”

欲火攻心,平日里的矜持早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杨小雪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李耐心中一喜,动作利落,直接将那最后一层布料褪下,然后目光火热地低头看去。

那无限春光,让李耐心头一片火热。

“李耐,帮帮我……”

杨小雪从鼻腔当中哼出了一句话,让李耐一愣,继而大喜过望:“你说什么?”

“帮,帮我……”

杨小雪无意识地伸出粉红香舌舔了舔嘴唇,然后勾了勾修长的玉腿。

李耐知道,此时的杨小雪已经彻底迷失了,这是他拿下村花的绝佳机会!

“好,我帮你。”

深吸一口气,李耐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裤子。

李耐和小雪那地方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厘米,李耐甚至能感受得到杨小雪身上传来的阵阵热气。

“小雪,我来了……”

李耐在上面,在杨小雪耳边喘着热气说道。

感受到气息中传来的热度,杨小雪不禁羞红了耳根,微微点头,却不料听到窗外一阵骚乱,不禁惊醒过来:“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李耐一愣,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只听见门外一阵急促的叫喊声:

“有人吗?快来救命了!要出人命了!”

杨小雪慌了,怎么偏偏在这时候来人,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要是这事儿被人看了去,可就没脸见人了。

“快穿好衣服,我先出去看看。”李耐说道。

杨小雪抓起衣服,一阵手忙脚乱地躲进柜子里,在这时候,只能期望自己不被别人发现了,又想起此前偷看李耐和张桂芳的羞臊事,如今自己也要这样躲躲藏藏的。

“这个臭不要脸的,果然是和张桂芳在做那种事,还在骗我是做检查!”杨小雪暗骂道。

李耐这才装作没事儿的模样走出房门,而诊所里已经聚集了几个乡邻,此时他们正扶着一名脸色发白的少妇,不停地呼喊着。

看到李耐出来,她们才松了一口气:“耐子啊,你可算出来了,这都要出人命了。”

李耐神色一惊:“出啥事了?!”

“快来看看吧,悦儿在地里被毒蛇给咬了,身子很虚,这可咋整啊?”

这中了蛇毒的少妇,李耐是认识的,她是村主任家的儿媳妇,名叫刘悦,听闻村主任一家子对儿媳妇挺不好的,还让刘悦下地干活,这会儿竟还被毒蛇咬到。

“婶子别急,这不是什么要命的毒蛇,我来帮她放放血,然后涂上点儿药水就好了,你们就不要进来了。”

李耐仔细检查了一遍后沉声说道。

倒不是李耐急着开溜,而是这小媳妇的伤口是在大腿上,饶是李耐脸皮再厚,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摸女人的大腿,何况还是个有夫之妇。

在众人的帮扶之下,李耐将小媳妇刘悦抱进了房门里,又上了锁,才松了一口气。

藏在柜子里的杨小雪更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人还没走,她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听柜子外面的动静,李耐似乎是带了个女人进来?

病人要紧,李耐也没有多想,扒下小媳妇的裤子,就看到毒蛇咬到的伤口了。

按理说是应该尽快将毒素吸出来,能吸多少是多少,可眼下又没有趁手的工具,怕是只能用嘴吸,这一下子,李耐又有些兴奋了。

这小媳妇也算村里排得上号的水灵姑娘,否则也不会被村主任的儿子看上,虽然已经结婚有一段时间,可年纪也还不大,皮肤嫩得简直能滴出水来。

而此时,这副水灵灵的娇躯就这样横陈在李耐面前,李耐将刘悦的雪腿微微抬起,就看到腿间的一抹白色内衣。

这让李耐心头一阵火热,很快用嘴巴吸住了刘悦雪腿上的伤口,嫩滑酥软的触感让他兴奋不已,鼻尖弥漫的体香更是让他舒爽到了极致。

明明是个小媳妇了,怎么和杨小雪这样的黄花大闺女一样有着淡雅的处子幽香呢?李耐不禁狠狠吸了一口,却没想到,这一下让半昏迷状态的刘悦忍不住发出一阵娇哼。

“嗯……”

这似是舒爽一般的娇弱声音,让李耐的魂都要被勾出来,可躲在柜子里的杨小雪就显得很难受了。

“这是什么声音?难道……这混球又在给别的女人检查身体了?”

李耐继续吸着刘悦伤口里的淤毒,发出让人想入非非的吧唧声,令昏迷中的刘悦时不时发出撩人的喘息声,杨小雪听在耳中,心里忍不住臭骂道:

“这不要脸的李耐,难道是在吸那女人的那个地方……果然又在借看病的理由祸害别人家的姑娘!”

虽然心里这样说,可想象着外面旖旎的场面,杨小雪发觉自己那里又逐渐起了反应。

再想起刚刚被李耐挑逗到险些失防,身子都被看光摸光了,不禁又羞红了脖颈。

如果她骂李耐流氓,那之前和李耐暧昧的自己,不也是个不要脸的姑娘了吗?

隐隐约约的兴奋,还是让杨小雪的一只手,忍不住探向自己,随着李耐和刘悦发出的撩人声响,缓缓的运动起来……

杨小雪虽然表面上有些高傲,可某方面的需求还是有的,就比如用手指解决这事儿,私下里她还是没少做的,抚摸带来的强烈的刺激感,令她浑身都紧张起来。

不多久,随着一阵触电般的酥麻,杨小雪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将手指擦了个干净。

而此时的李耐,也已经停止了吮吸毒血,开始为刘悦擦拭消毒药水。

刘悦的脸色已经逐渐缓和,开始清醒过来,待看清李耐在为自己擦拭伤口时,忍不住羞红了脸:“呀,快把手拿开,我没事儿了。”

假装认真擦药的李耐,其实还在偷瞄刘悦腿间的迷人风光,被清醒过来的刘悦吓了一跳:“小悦姐,你醒了啊,喝口水吧。”

刘悦点了点头,看到自己下半身几乎一丝不挂,还是感觉羞涩不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